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真相 下篇

1

“所以你认定我是凶手了,零?”女人掐灭了香烟,通红的眼眶被妆容掩盖住,她换了个坐姿,嘲讽的开口,“看来我是真不被你信任呢。”

看守有些于心不忍,女刑警平时再怎么精明强干,失去婚约者后还遭到怀疑对她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和我是不是信任没有关系,我看的是证据。”降谷零面无表情的坐到女性对面,赤井秀一站在隔离窗外,倾听他们的对谈。

“根据尸检报告,哥哥是先被安眠药迷昏,再通过静脉注射氰化钾而死亡,死亡时间是今天早晨10点至中午12点左右。周边并没有目击者看到过可疑人物,本层其他住户都在24日晚上有各自的活动外出,门卫的证言及电梯监控也表明,今天中午之前没有其他人再到过12楼,而应急楼梯由于物业施工的原因完全堵塞了。也就是说,在案发时间段内,有作案嫌疑的只有你一个。”

“此外,哥哥是二科的王牌搜查官,除了极信任的人以外,我无法想象还有谁能让他毫无防备的服下安眠药,对吧,嫂子?”降谷冰冷的看着曾经尊敬的女性刑警,不久之前,他还苦恼该怎么筹划这一对恋人的婚礼,却未能想到,她摇身一变成为了敌人,与他不死不休。

“你说的都是状况证据。的确,似乎只有我符合犯案的条件,但是事实证据呢?”女性冷静的反问。

“那么你能告诉我,从你抵达我家的中午到报案的下午1时,你在现场做什么呢?不要和我说你一直在补妆,难道不正是在实施罪行并且毁灭证据吗?”降谷指着资料上被重点划出的时间差,进一步的逼问。

“不管我做什么,都和案件无关。”女性疲惫的挥了挥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在我说什么都没意义,真相总是会大白的。”

“是的,犯下的罪终有偿还的一天,这才是因果相报。”降谷走出了审讯室,“你就在监狱里好好地忏悔吧!”

 

2

“你有点急躁了。”这是旁听完整场审讯后,赤井秀一对降谷零说的第一句话。

的确,从现有的状况分析,时间、常理全部符合,任何一位有经验的刑警都能指认女人的罪状,即使没有实证,她无法解释的1小时都会让法官敲下审判的铁锤。

可这不该是降谷的了结。

怀疑一切可怀疑的,推敲一切可推敲的,在曾以私家侦探自傲的高中年代,降谷零多次以这句话作为推理的结束。而这个案子留存的巨大的疑点,让所有的合乎情理反而显得做作和刻意。

是因为情急则乱吗?还是有别的原因呢?

太过习惯性的怀疑使赤井自己都觉得害怕,他像是走在迷宫中的勇者,出口在看得见又看不见的远方,他不知道那里等着的是公主还是恶龙。

他只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他得对得起他们共同发誓守护的樱花。

“零君,希望你不要局限于眼前所见,却错过了应该寻找的真相。”

 

“那我就等着你的进展了。”

降谷零披上外套,头也不回的抛出一句挑衅的言辞,他走入了警察局外的夜色中,唇边弥漫开了丝丝缕缕的笑。

一如既往,赤井从来都直视着他,看着他的得意看着他的失落,看着他的好看着他的糟,这个世界上,也许再没有一个人会比赤井更了解他,也再没有一个人会比赤井更牵绊他。

不容回避,不让逃离,两人拉扯着走过过往的岁月和当前的年华。

赤井是他认同的对手和伙伴。

所以,他相信,这个案子只能由他和赤井来划下句点。

 

3

告别了金发青年,赤井径直来到了停尸间。零的哥哥在这里静静地躺着,面容安详,宛如熟睡。

赤井和他没有交情,尽管他们曾一起共事了好几年。

人与人之间的气场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降谷零和赤井剑拔弩张却彼此吸引,而他的哥哥对赤井一直以礼相向但就是熟络不起来。

仿佛有一层透明的隔板,剥离开成为永不相交的两个世界。

赤井伸出手,凭借微薄的医学知识进行检查,很多东西,虽然权威可靠,可他更信得过自己的判断。而当他检查到死者右前臂上那细小的针孔时,忽然顿住了。

莫名的违和感。

赤井俯下身,针孔的周围有细小的不规则,晕开的乌青比起来也仿佛是两个圆形微妙交错重合的结果。

审讯时注意到的疑点又一次浮上心头,赤井不由得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他拿起内线电话,拨通了法医室的号码。

“是我,对,我要再进行一次尸检,这次着重化验下肾脏中的药物成分。”

 

4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赤井秀一了然的向全守在门外的警员打了声招呼,又一次迈进了现场。

门在身后自动上锁,兜兜转转,终究是又回到了这里,有始有终,有因有果。

降谷零坐在沙发上,遥遥举杯,酒液在灯光和冰的折射下格外晶莹,他面前的茶几摆放的烟灰缸中有大片燃烧过后的灰烬。

“我刚在尸体上发现了新的线索。”赤井艰难的开口,“他在右臂上的针孔有重影,我怀疑是短时间内重复在同一个位置注射,于是我让法医重新做了尸检。”

“然后。”降谷抿了口酒,饶有兴致的示意赤井继续。

“法医从肾脏里检测出了氯化琥珀胆碱RX92,它可以作为肌肉松弛剂使用,而根据其用法,是可以达到缓解尸僵的程度和影响角膜混浊的效果。”赤井深吸一口气,竭力保持冷静的状态,“据我推测,行凶过程应该是:凶手先通过饮品让死者服下安眠药,接着把RX92注入死者体内,等待1-2小时,等药物效果激发出来达到完全肌松并且血液中的肌肉松弛剂被代谢掉,再用新的注射器把氰化钾沿着同一个针孔注入。本来冬天温度就低,犯人可能还使用了干冰等降温手段使得依靠尸僵和尸斑确定死亡时间的快速检验出现巨大的误差,让他的不在场证明得以成立。这也能解释了为什么一定要先下安眠药再毒杀,而不是直接下毒。”

“案件发生的正确时间该是24日晚上8点到9点之间,凶手是能让死者毫无戒心的亲近之人,零君,我说错了吗?”

“正确答案。”降谷起身鼓掌,

“我不明白,我找不出你的动机,而且你也该知道,即使开始蒙混过去,时间一长,手法一定藏不住。是因为这烧掉的文件吗?那究竟是什么?”

赤井语速越来越快,声音里带着微微的颤动。

“为什么……呢?”降谷站在客厅中间,仰头笑得惨淡,他看向赤井,“也许,这才是我的本性?也许,是我不想让哥哥有一个病死的无聊结局?”

“怎样都行,毕竟这些,都不重要。”

怎么会不重要,赤井感到心脏一阵阵的悸痛,那种坚持那种信仰,怎么可能会有虚假,降谷的光芒,从最初就深深的吸引着他。

赤井秀一前所未有的意识到,降谷零对他的重要。

却已经来到终局。

黑夜已过,黎明将至,罪恶在光明中无所遁形。

降谷零在阳光下向赤井秀一伸出双手:“该走了,家里的酒都送你了,我记得你是最喜欢bourbon的对吧?”

“就当提前恭贺你又立下一件大功。”

 

5

这个案子在社会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警方高层的知法犯法使得民众群情激愤,舆论逼迫着审判工作从严从速展开。

警视厅内部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听说了吗?降谷先生居然……亏我还一直那么崇拜他。”

“是啊,没想到,这算是精英的堕落吗?”

“差点就让他蒙混过去了,贼喊抓贼,陷害无辜,真是卑鄙无耻。”

近几天,警局的各个角落都会发生类似的对话,名誉就像是玻璃,需要小心翼翼的捧着护着,一步踏错就会摔碎一地,成为再捡拾不起的肮脏。

“……住口!降谷先生……降谷先生一定……一定是有理由的,你们怎么能这么说,不管发生什么,降谷先生还是降谷先生,以前的帮助和庇护难道你们都忘了吗?”风见裕也激动的拽住男人的衣领吼道,愤愤不平满脸涨红。

“就算你这么说……欸,赤井先生?”

赤井秀一从拐角处走出来,眉目间还有无法消散的疲惫,他扯开了风见的手:“这是警察该有的样子?不要让我第二次看到你公然违反纪律。”

“……不过,谢谢你对他的维护。”

 

6

仅仅数日,苏格兰的办公室就变得脏乱不堪,烟雾萦绕。

“你是要把自己憋死吗?”赤井拉开窗帘,给房间换气通风。房间的主人仰躺在摇椅上,胡茬细细碎碎,没有了以往的整洁。

“你们一个个都翅膀硬了,所有事情做完了才告诉我,让我给你们收拾烂摊子,我又能怎么办呢?”苏格兰叹息着。

“算了,我们还是说公事吧。”他翻身而起,从文件山里翻找出一个机密袋,递给了赤井,“刚收到的重要情报,那个黑衣组织马上要有个大行动,袋子里有详情和已经制定好的反围剿计划,你带领特别行动小组务必要阻止他们,把相关人员缉拿归案。”

“我得去向上级汇报下,你先去研究研究。”苏格兰从衣架上拿起外套,随意拨了拨头发就准备离去。

“苏格兰。”赤井喊住了他。

“怎么了?”

沉默了一会,赤井笑着摇了摇头:“不,没什么。”

只是这份反围剿计划,虽然被模糊了痕迹,还是那样的熟悉。

 

7

赤井终于还是决定去监狱见降谷一面,有些话,不说出口,也许就没机会再说了。

“你有很好的部下,他一如既往的信赖你。”

“你哥的葬礼在后天,上面决定为他以往的贡献授予功勋。”

“……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到时候,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吧。”

短暂的面会时间,狭小的空间里只回荡着一个人的声音,隔离窗对面戴着手铐的另一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当天下午,法庭宣判降谷零死刑,五天后执行。

 

8

下葬的那天,天空阴云密布,绵绵细雨不断。

在漫长的葬礼结束后,随着司仪的悼词,其他人肃穆敬礼后有序的离场。

女刑警身披黑纱,双眼通红:“赤井先生,请让我一个人待会儿,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他说。放心,我不会想不开,你不用像这几天那么担心的盯着我。”

赤井体贴的退到入口附近的大树下,墓园开阔无遮挡,即使在这个位置,他也能看清楚女人的一举一动。

贝尔摩德感谢的对他点点头,然后转身面对墓碑,看着黑白的相片,突然就笑了。

“真是不华丽的结局,对吧,琴酒?”

 

TBC

 

题外话:

首先要说的是,这篇还没完,还有个解明篇和日后谈,主要是回收伏笔和揭露一些正文没写出来的事情,比如透的动机等等。

很多正文看起来违和的地方说不定都能有解释,请不要太急着下定论。

当然,bug肯定还是有的,毕竟,我不是理科生,对于刑侦的知识全来自于电视剧和动漫。

 

本篇一开始就定好凶手是透了,手法是混淆死亡时间,但是混淆的方法我却想不好,经过群里大家的集思广益决定采用肌肉松弛剂,因为柯南里有说过剧烈运动后死亡会误判推后死亡时间,那用肌肉松弛剂理论上是可以提前的。

但是在写完中篇后查了下资料,发现死亡时间的推定不止是尸僵,还有角膜和尸斑,这就有点尴尬了,犹豫了很久还是推给特殊药物吧,反正柯南本篇里都有让人变小的aptx4869了嘛2333333

根据网上的资料,肌肉松弛剂是血液代谢的快肾脏代谢的慢,这点倒是没问题。

另外关于死刑的问题,我查过了,在日本,只有重大案件才会判,比如连续杀人,只杀一个人的话普通是不会判的,除非影响恶劣,本文里就是影响恶劣的缘故。

 

总之,谢谢群里大伙儿的帮助。

 

其实还有些想写的,不过涉及到后续的剧情,还是写在之后的题外话里面好了。


感谢所有的喜欢和评论,你们的反馈是我努力码字的动力。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