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弓凛)赌

式神是魔术师的工具,是剑也是盾,为达成目的可以毫不留情的舍弃。

魔术师当以根源为目标,为了抵达根源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作为远坂家主,必须时刻谨记优雅与高贵,守护住冬木市的和平。

 

26岁的远坂凛放下笔,看着自己写下的三句话,终于是认了输,不得不承认多少年来在心里隐约浮现又被强行压下的怀疑。

她果然,不是一个合格的魔术师,更不是一个优秀的远坂家主。父亲给她的三点忠告,她一条都没有做到,也已经无法做到了。

那道红色,是远坂凛注定的劫数,从遥远的过去到未知的将来,贯穿那么多平行空间,扭曲成了完美的莫比乌斯环。

永远的无解。

 

圣杯战争,说给不知情的人听一定会被笑掉大牙。不过7个人在短时间小范围里的战斗居然会被冠上战争的名头,实在有点狂妄自大。然而为了它,爱因斯贝伦、间桐、远坂三大古魔法世家付出的代价却高的离谱:爱因斯贝伦没落、间桐已经断了魔术传承,而远坂也只剩下了她一个。更别说是其他参加后陨落的天才年轻魔术师们了。

不过是一个装满了恶心黑泥的杯子。

哪怕已经经过了十年,再想起那所谓的圣杯的时候,远坂凛依旧忍不住的恶心。

她曾经一半的人生围绕着得到它,剩下的一半则为了毁了它。

 

准备召唤从者的时候,她计划的非常好,凭借自身的天分,她希望拥有的是号称最强的saber。她会给saber尊重,视她为伙伴,与她并肩作战,在可允许的范围内为saber实现愿望。

时间、地点、法阵,远坂凛都准备的周全,然而,失去了父亲的远坂家已经无法得到强力的媒介,她只能带着父亲最后送的那条红宝石项链以自身为媒介做一场赌博。

于是宿命般的,错了时间,错了希望,唤来了他。

这是一场注定,那条让他起死回生的红宝石项链,链接了她与他交错的时空。

远坂凛独一无二的银发从者,她的archer。

 

说实话,一开始远坂凛是失望的,且不说那低到惨不忍睹的五维,光是因召唤失误导致的记忆不全就让这一对主从有了难以弥补的劣势,更何况archer为人傲慢、毒舌,虽然英气逼人剑眉星目,但一开口就是让作为master的凛乖乖躲在地下室不要拖后腿,字字句句刺痛着16岁少女敏感而纤细的神经。

也难怪当时年少气盛的自己会气的生生浪费了一道珍贵的令咒下了一个毫无意义的命令呢。

远坂凛放任自己沉浸在回忆里,将身体仰靠在椅背上,黄昏暗淡的阳光透过百叶窗铺洒在她脸上一片斑驳,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发尾卷曲出自然的弧度。

然而,那令咒真的被浪费了么?

毕竟在那道令咒之后,远坂凛才算真正的被archer认同,才可以以正式的程序互换姓名,成为生死与共的战友与结下深厚羁绊的对象。

她还记得archer是那么说的:凛,真是一个美丽的名字。

对于现在的远坂凛来说,为了这句话,哪怕是再多浪费一个令咒也是心甘情愿。

 

“远坂,太阳已经下山,你…准备好了吗?”身后传来低沉的男声。

凛转过头,仿佛从记忆中走出来一般,相似的身高,相仿的身材,尽管橘色短发温暖依旧,眼神也是十年来不变的坚定温和尚带着符合年龄的青涩,但长开的眉目五官依稀也有了红衣的从者的影子。

那是卫宫士郎,在他的嘱托和她的看顾下,永远不会成为那个人的,正义的同伴卫宫士郎。

“当然了,我可是天才魔术师,习得了第二法的远坂凛,早就准备的妥妥当当了。”她对多年的好友报以一笑。

有些东西,终究是不能将就,也不能妥协的。

就比如这个夜晚,远坂凛和卫宫士郎,还有他们的老师埃尔梅罗二世,将会把她与archer最后的交点——万恶之源的圣杯——给完全摧毁。

 

长长的过道,惨白的灯光歪斜的在墙壁上映照出凛和士郎的影子,莫名的平添了几分阴森,她小幅度的比了下两人影子间的高度差,思绪却又发散到了那个人身上。

为了备战,凛无数次的缩在archer宽阔的怀抱里,任他拥着她飞驰在冬木的夜空。凛也曾抱膝坐在冬木大桥的铁架上,听他汇报周遭的风吹草动,让他充满磁性的声音充斥了身边的每一寸空气,那感觉过于安心,有几回她都不小心睡着了,摇摇晃晃的被红衣银发的从者无奈的敲醒。

14天的圣杯战争,其实他们的相处还要更短,可是archer却让远坂凛养出了数不清的坏习惯。像是每天早上,她总会不自觉的等着馥郁的红茶;像是战争结束后的几个月里,她多少次差点都直接从楼顶飞跃而下。

可惜没有了会接住远坂凛的坚实臂弯,凛遗憾的想着,要是她真的跳了,恐怕只会成为第二天社会新闻的报道,给冬木市自杀疑案增添新的话题。

 

有段时间,远坂凛弄不清楚她和archer究竟是什么关系,圣杯战争最后几天的战况变化太快,背叛、伤害、欺骗、离别纷至沓来,她完全没有思考的空闲。直到最后他救下了陷在黑泥中的她,朝阳下淡去的身影前,她下意识的做出了挽留。

远坂凛想让archer留下,想和他开开心心一起到老。

这又怎么可能呢,他们交错的十六岁隔着一个世界的镜花水月。

她只能守着archer的请求,死死地盯着卫宫士郎,各种疾言厉色的纠正他的扭曲,不敢有一丝懈怠。

以及。

她越来越想念他。

 

再长的路也终有走到头的一天,前方就是过去的大空洞,圣杯降临的地点。

埃尔梅罗二世已经等在那里,这里的三人都在青葱年华里邂逅了奇迹,铸就了无可替代的幸福和丝丝缕缕的伤。

看来的确是临近终局了,竟如同迟暮老人般尽是想着过去,远坂凛无可无不可的想着。

她笔直的向前,以手指作梳整理着及腰的秀发,黑色的蝴蝶发带缠绕在腕间。

 

卫宫士郎分解结构,埃尔梅罗二世构筑法阵,远坂凛刻印回路,他们分工合作完美无缺,最后只剩下将她手中高仿的宝石剑刺进阵心,圣杯的能量供应循环就将会彻底瓦解。

一切因缘都会落幕,从此与archer永别。

从此,将重逢本有的无限接近于零的可能性固定在零上,再不存在奢望与希冀。

从此,他便真的只能作为阿赖耶的守护者,在执行清道夫任务时才能出现在这个世界。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凛突然停下了动作,回头看向老师,那个同样与英灵结下了深刻羁绊,也因此改写了人生的四战master。

埃尔梅罗二世一向睿智也锐利的眼眸中果然泛起了波澜,虽然犹豫与不舍仅仅交织在瞳孔的最深处,但藏得再好也瞒不住她。

却也只是如此了。

毕竟不过是憧憬,即使曾指引了人生的道路,是老师无与伦比的君王。

所以哪怕犹豫,哪怕不舍,老师仍然坚定的走在君王为他开辟的正确方向上,一往无前。

所以,才与远坂凛截然不同。

 

“我用了十年,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画了一个圈。”安静的空间中回荡着她的声音,士郎循声望过来,一脸的不明所以,埃尔梅罗二世则仿佛理解了什么而皱起眉头,却不曾出声阻拦。

“到了现在,我还是忘不了archer。”凛看着宝石剑反光中自己的容颜,红衣黑发,双马尾长辫。

“果然,我真的输了。”她狠狠的把剑扎进了回路中央,激荡的魔力通过双手涌进了宝石剑中她特别设置的隐藏节点,这不妨碍圣杯的崩坏,无论如何,远坂凛都不会拿世界开玩笑。

这道隐藏回路的唯一作用就是利用冬木市庞大的地脉魔力和圣杯破坏时产生的冲击强行打开一道时空裂缝,尽管出口并不确定,她只是衷心的希望能够用这条通道到达一个有archer存在的过去。

 

当初,我赌了一次,用我自己赌召唤来的是最强英灵,结果遇见了你,你用两周网住了我十年。

现在,我又开始了一场豪赌,对手是世界,赌注是我能给的所有,胜负的最后,你能不能,再来见我一面?

 

尾声

多年后,卫宫士郎还能清晰的想起那个晚上,远坂凛被时空裂隙卷进去的刹那嘴角所漾起的笑容,那是十年来已经消失不见的属于小恶魔远坂凛的笑。

他曾经注视了那么久,却从未得到过的笑。

他们有着同样的开始,只是在他承诺绝不会变成那个人之后,到底失去了她。

 

 

附录:

正文最后一段的无论胜负再见一面其实有两个意思,如果远坂胜利的话,她就能回到过去再次与archer相见,但是如果失败了,去到了一个远坂凛还没出生或已经死去的时间点,她就是扰乱时空的罪人,会被世界也就是阿赖耶认定为异端,派出守护者杀掉,远坂凛希望见到的守护者是archer。这两种意思不知道能不能很好的传达给大家呢O(∩_∩)O~。(当然,这全是我自己个人的设定,如有漏洞或和原作不符请多多包涵)

 

最后是开放性结尾,请大家方便的话多留下点评论哦,如果反响好的话也许会写后续?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