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执念-Part1 波本side

原著正剧向的赤安同人,基本顺序是莱波-冲安-秀零,不过由于符合原著,所以莱波时期无暧昧,毕竟莱伊还是明美的男朋友。(不涉及爱情,只是责任)

第一次给赤安写文,请包涵文笔和剧情,并希望多多评论捉虫和建议哦。

 

Part1 波本side

微风吹过,平静的海面泛起了一丝丝波澜,缓缓下落的夕阳将云层和海天交接处映照的一片血红。

降谷零全身放松的倚在围栏上,眯起眼满足的呼了口气。自从进入警校后,有多久没这么悠闲地欣赏风景了呢?他不自觉的想着。

“哟,年纪轻轻就别像老头子一样唉声叹气的,要多活动活动筋骨啊,第一名!”

又来了啊,降谷没有回头,只是一反手抓住偷袭者袭向他后背的手,然后反方向一扭。

“疼疼疼。”伊达迅速地退开几步,呲牙咧嘴,不远处的松田把手搭在荻原的肩上,一脸嫌弃的看过来:“多大人了,怎么就玩不厌,反正从来都讨不了好。”

“真不知道你这小身板力气都藏哪了。”伊达皱着眉头嘟囔着嘟囔着,目光与转身的降谷接上后,忽然两人就都笑了开来。

仿佛会传染一般,荻原和松田也加入进了笑声中。

四人在目光交汇中毫无理由的笑了好久。

这时苏格兰刚从车上下来,看着他们一阵莫名其妙:“你们笑什么呢?”

“不知道,就是突然停不下来。”降谷拭去眼角泛出的泪花,边笑边说,“就是觉得,现在这样真好啊!”

现在这样真好,虽然也有一些不如意,但是荻原、伊达、松田和苏格兰全都在身边,大家一起笑、一起闹、一起无忧无虑的讴歌青春。

“那要不要合个影?”苏格兰扬起了手中的相机。

这个提议获得了一致的赞同,在苏格兰设定好自动拍摄后,五人站在一起,在底片上留下了最美好的年华。

准备离开的时候,降谷零不由自主的又看向海面,拿起手机,怕了一张空无一人的风景照,随后响应着松田的催促小跑着坐进车里。

远处夕阳终于完全落下,夜晚的漆黑渐渐浸染了整个世界。

 

男人脸色惨白,跌跌撞撞向前跑,两边的走廊完全没有区别,他急切的想要找一个出口,身后能听见猎人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泰然自若,仿佛笃定了自己插翅难飞。

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门后是死路,门口是猎人,生命的倒计时已经在飞速减少。

“放过我吧,我能将功折罪,我还能为组织做许多事,我不会再在外面乱说什么了,不要杀我!”男人语无伦次的开口求饶,黑洞洞的枪口下,曾以为会有的骨气完全消失无踪。

“只有这些话吗?作为遗言略显单薄了吧。看在曾一起共事的份上我可以多等你几分钟哦!”波本倚在门框上,看似放松,全身的架势却毫无破绽。

男人的身子抖得更加厉害了,他心里清楚,在波本面前,凭着他的斤两,无论是反击、逃跑还是欺骗都毫无可能,死亡,是唯一的结局。

“看来是没有话了呢,真遗憾。”打开枪栓,波本扣在扳机上的食指开始收紧。

在降谷零的立场上,无论是为了获取情报而让对方转作污点证人还是作为罪不至死的日本公民,在樱花警徽下,男人都是需要保护的对象。

可惜降谷零不在这里,在这里的,只有波本。

作为波本,在这个时候,应该要笑。

“byebye!”

“砰!”

血泊蔓延,正中心脏的子弹在一瞬间夺去了男人的性命,波本走进房间,看着血泊中反射出的自己的倒影。

冷静、残酷、嗜血的笑容弧度完美。

“确认目标死亡,任务完成。”

 

“波本,波本。”

熟悉的呼唤声由远及近,波本倏然间惊醒过来,活动了一下身子,以很不舒服的姿势缩在车后座睡着的酸痛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消散。

“做梦了吗?看你睡的很不安稳。”苏格兰在驾驶席上关切的询问。

“是啊,做了两个过去的梦。”扭了扭脖子,波本有气无力的回答。

“噩梦?”

“不,只是普通的梦。”

两个梦,一个极好一个极坏,综合下来可不就是普通?然而再无法找回的美好和未来会不断上演的糟糕重叠在一起,带给了波本难以言喻的疼痛,让他禁不住想要寻求苏格兰的支持,想要确认降谷零的存在。

可是不行,因为,还有莱伊在。

“哦,是吗?”莱伊随口接了一句,语调是一如既往的毫无起伏。

毫无起伏的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波本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里泛起的焦躁,冷冷的嘲讽:“要不是某人比预定早的开了枪,我也不会那么麻烦才能拿到资料。”

“我以为你会感激我在危急时救了你。”

“那种程度算危急吗?”

四目相对,空气中好似火花四溅。

最后还是苏格兰无奈的声音打破了争锋相对的氛围:“你们两个够了啊,马上就是安全屋了,都给我好好坐车。”

 

走进安全屋,波本稍微的放松了一点,虽然是敌方的营地,好歹也是个暂时的栖身之所。

苏格兰递过一瓶水来:“你啊,不要这么针对莱伊,我们是一组的,总要和睦相处才好。”

言下之意是,不要和组织的成员交恶。

波本撇了撇嘴,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看莱伊不顺眼,他觉得莱伊整个人和机器人一般,反而更加显得阴阳怪气。狙击的误差可以用微米计算,一举一动都好像设计好的程序一样,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张死人脸。

无论什么时候,杀人的时候,和宫野明美在一起的时候。

不过这些话可不能和苏格兰说,波本看着还等着自己回答的好友,半生硬的转移了话题:“苏格兰,你今天打算做什么晚餐?”

附赠一个大大的微笑。

苏格兰一脸无奈,不过还是一如以往的顺了波本的意:“就日式和食吧,正好材料也有,不要想溜,你也来帮忙。”

“明白,明白。”波本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一瞬间如同十六七岁时的降谷零。

“你先去剥洋葱......喂,那是食材,不是给你玩的。”

“又没什么关系,不要这么死板嘛。”

莱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在厨房里嬉闹的两人,嘴角难得的勾起了一丝弧度。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