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执念-part2 莱伊side

Part2 莱伊side

“秀,有没有人和你说过,其实你很冷情,因为太过注重理性,所以冷情。作为男友,你的确做到了符合这个身份的最好,所以我更明白,你对我不是爱,而是责任。”

这是赤井秀一提出分手后,茱蒂离开前留下的话。

冷情...吗?

赤井后退两步靠在墙上,点了根烟。

也许茱蒂说的没错,他漫不经心的想着,从小到大,他对世界总有种隔离感,对于大部分事情都是兴趣缺缺,只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父亲遇害,母亲遭难,为了保护年幼的弟妹,他该进入FBI调查罪魁祸首。

为了潜入黑衣组织,他与宫野明美交往,于是他该了断与茱蒂·斯泰琳的恋情,一如他的理由,无法同时爱上两个女人。

然而,不是爱吗?

赤井当然是关心他们的,父母、弟妹、茱蒂、明美,他们对他都很重要,他可以为了他们拼命,不过他也知道,这份感情温顺而悠长,存在着,去无法激烈起来。

而至今为止,唯一能让赤井打破隔离感、热血沸腾起来的只有与劲敌的对峙。在与狡诈的犯罪分子智斗、武斗特别是透过瞄准镜锁定的时候,赤井往往会有一种陷入热恋的错觉。

但那是应该消灭的对象,他分得很清楚。

 

潜伏在黑衣组织的日子,老实说,很难熬。周围太多的疯子和反社会分子,以及表面上正常实际上病态的犯罪者,而他手上无辜者的鲜血又越来越多。

宫野明美可以算是组织里难得的比较干净的人,她总是笑得温暖,对妹妹温柔,对世界体贴。幸亏有她在,赤井才能在黑暗世界里得到一丝熨帖,稍稍缓解一直精神紧绷的疲劳感。

可惜因为立场的关系,她的人生里无可奈何的掺杂进了丝丝缕缕的黑色,将白色模糊成了黯淡而矛盾的灰。

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所以她竭尽全力的想要挣扎,却又不敢挣扎,也没有能够挣脱的能力和信念。

明美的暖是真实的,赤井也看到了她艰难的踯躅,因为这份暖意和曾利用过她的愧疚,赤井希望如同真纯和秀吉一样,把明美保护在身后。

可也仅是如此了。

宫野明美终究不是能陪着赤井秀一走到底的人。

 

莱伊小心的走在山道上,心里默默测算着距离和时间,这是他得到代号后的第一个任务,也是威士忌组结成后的第一个任务,在另两位有代号的组织成员的目光下,必须要格外的谨慎再谨慎。

莱伊回忆着任务的安排,苏格兰负责统筹和监视,莱伊负责用狙击杀死目标并制造混乱,波本负责情报收集和执行。

莱伊曾见过苏格兰,在组织的一次小型聚会上,苏格兰带着温和的笑在台上弹奏着贝斯。那时他就感觉到了,苏格兰和明美在某种程度上是类似的,都有着和煦的气息,但是苏格兰比明美危险的多。

如果说明美带着刺,苏格兰就是带着刀。

莱伊觉得苏格兰的身份没有那么简单,在水落石出之前,他不想与他为敌。

 

“莱伊,你到位置了吗?”耳机里传来苏格兰的声音。

“已经准备好了。”莱伊架起来福枪进行试瞄准,500码外的别墅清晰的一览无余,庭园里开着派对,青年男女肢体交缠,当红歌星唱着靡靡之音,金发的侍应生端着盘子忙碌的来来回回。

目标和他的情妇站在一起,还没意识到死神已经降临。

“波本已经潜入了?”

“当然,他正在院子里,等目标死亡后,他就趁乱去取资料。”

“得手后他怎么撤退,需要去接应吗?”

“我们只要替他断后就好。”

莱伊没有见过波本,只在其他成员的只言片语中拼出过一个大概的形象。

帅气,身手好,枪法准,是个情报专家,长时间和苏格兰组队,并且与深受boss宠爱的贝尔摩德交好。

让我见识下你的本领吧。莱伊伏下身子,气息微微的急促起来。

 

死亡有时候是突如其来的,当红的血和白的脑浆一起撒在情妇昂贵的晚礼服上时,整个空间就像按下了暂停键,霎那间死寂下来。

接着就是尖叫、奔逃、崩溃、厮打,人类在灾难面前的所有丑态浓缩在一起,即使保镖们严厉喝止也没有丝毫平缓的迹象。

这也是计划所要的,为了从重重防守中接近书房必须的混乱。

几分钟过去,保镖队长接了一个电话,面色大变,放弃维持秩序,带上部下急匆匆的奔向侧门,魁梧的壮汉搀扶着金发侍应生站在那里,焦急的向队长汇报着情况。

队长斟酌了片刻,指挥部下们分散进林子里搜索,自己则留在原地,和壮汉及侍应生站在一起。

 

没想到啊,那个金发侍应生居然就是波本,看起来相当的年轻啊。

把别墅动向尽收眼底后,莱伊习惯性的开始逆推事情的来龙去脉。

混乱发生后,波本凭借造就调查好的地形和情报,迅速地到书房获取资料,然后退出房间,假装发现有人入侵并被攻击的样子喊来壮汉,并指出歹徒逃走的方向。于是壮汉通知给保镖队长,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接下来波本应该会伺机摆脱两人,顺利前往会合地点。

不过,莱伊咂了咂嘴,稍稍有点失策了呢。想必波本也没想到那个保镖队长曾经是个臭名昭著的佣兵头子。在FBI的秘密档案里,他与他部下的穷凶极恶也广为人知。

佣兵的信条,宁可错杀一万,也不会放过一个。

果然,只见队长向壮汉吩咐了一句,壮汉立刻用本扶着的手勒住了侍应生的脖子。

队长掏出了手枪,满脸狰狞的说着什么,在莱伊的角度,只能看见波本低下了头,似乎微微战栗着。

这下不好办了,虽然波本被杀掉莱伊只会拍手称庆,可任务的失败对潜伏计划可是大大的不利,然而刚才狙击后别墅已经打开了强光灯和遮罩,狙击的轨道已被封堵,想要救援也无法出手。

这个时候,苏格兰会怎么做呢,据说他和波本关系挺好的。

还没等莱伊得出结论,变故一瞬间就发生了。侍应生好像精神绷到了极限,不顾一切的向前挣扎,佣兵的耐心也耗尽了,当机立断的开了枪。

子弹飞入了侍应生的胸口,本该是这样的,然而波本在枪响的同时一把扭过壮汉的手臂,在壮汉猝不及防间与其交换了身位,并推着壮汉向前数步,直撞向佣兵面门。

佣兵右跨两步,瞄准金发青年接连开枪,波本抓住壮汉手腕一带,继续将自己藏身其后,莱伊看到他有目的的退向一个方位,右脚一勾一带,顿时地面下爆起一阵烟沙,乘着风势迷住了佣兵的眼睛。

随后波本以壮汉为垫子一跃而起,迅捷的窜到佣兵身前,左右勾拳交替挥出,在佣兵倒地时一把夺过手枪,子弹连射进咽喉和心脏要害。

兔起鹘落,局势倒转,莱伊目不转睛的看着远处的金发青年,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原来一切尽在波本的预料之中,提前算好的风向,准备好的陷阱和土爆弹,利落的身手,以及果断用壮汉做挡箭牌的那份残忍。

莱伊急促的喘息,涌动的血脉催促他做些什么,于是他不由得把准心移到波本脸上,波本似乎注意到了,他仰起头,在瞄准镜的聚焦下,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邪肆狂狷,眼里的黑暗深不见底。

莱伊的每一根神经都高呼着危险,波本是个绝对危险的人物,既理智又疯狂,挑动着他每一个好战细胞。

也许,波本会是他最大的敌人,他期待两人间的一决生死。

 

所以,这人是谁?

莱伊破天荒的怔住了。也不能怪他,任谁上一秒以为的饿狼以小白兔的姿态出现在跟前,都是来不及反应的。

波本站在车前,眉飞色舞的和苏格兰说着什么,时不时的轻笑几声,手臂舒展的抱在胸前,乍一眼看去,仿佛邻家大哥哥一般,即使衣服上还沾有血迹,却干净的无与伦比。

能让人从心里和他一起笑起来。

苏格兰看到莱伊,带着波本走了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莱伊,狙击手,这是波本,主要负责情报,以后正式是威士忌组了,要好好相处啊。”

“哦,狙击手啊。”波本玩味的挑了挑眉,“初次见本,我是波本,不过,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见面吧。”

莱伊同样想起了之前通过瞄准镜的对视,首先伸出了手。

“莱伊,这是我的代号。”

 

此后又过一段时间,威士忌小组在磨合后任务的完成效率越来越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波本却一直看莱伊不顺眼。

有事没事都会呛两句,这还是好的,一言不合都有可能动起手来。

苏格兰觉得头疼,每天都忙于在两人间调停。

莱伊走到沙发上坐下,波本和苏格兰正在厨房准备晚餐,打闹之声时不时的传来。

纯粹的白和纯粹的黑,这两种极端相反的颜色居然能同时泾渭分明的存在在波本身上,并且切换自然,这实在是让他产生了绝大的好奇。

总觉得还没看到真正的波本,让他禁不住想要在靠近一些,再多看一点。

想要对决的意愿依然没变,却并不是很想生死相拼了。

波本是个奇怪的人,但不讨厌。

 

 

 

 

 

 题外话:

参考了池田叔的话,就是赤井对很多事都有隔离感后确定的赤井的性格,希望没有ooc,至于对劲敌仿佛热恋的错觉是因为赤井狙击琴酒时的那句话,不过赤井当然是明白那是敌人,所以只是错觉。(其实这也是为什么赤井会箭头安室的一个理由,波本是劲敌但却不是真正的敌人)

在我的认知里,赤井需要的是可以和他并肩而行的伴侣,而明美却是一开始就被他放进了保护伞里,也没有能与赤井携手的强大,所以在本文里,赤井对明美就是责任和愧疚,无法发展成为爱情。

在我的设定里透的演技可说是爆表,比起苏格兰和莱伊,波本才是最适合卧底的人,因为他可以根据不同的身份完美演绎,不想苏格兰和莱伊只是在本身性格上进行的伪装,所以威士忌三人组中其他两人都暴露了,波本却还能在组织取得信任。当然这样透的精神压力也是成倍增加的,毕竟不管怎么说,降谷零的正义感才是透的本质所在。

所以波本的黑和安室的白都很纯粹,这种复杂性是赤井最开始被吸引的原因。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