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执念-Part3 波本side

Part3 波本side(双引号为交谈,单引号为手机上打的字)


“莱伊出去了?”苏格兰走进起居室,波本正趴在桌上懒散的玩着手机。

“啊,刚收到短信,似乎是去和宫野明美约会去了。”波本在手机上快速的按了几个字,然后竖起屏幕,‘情况如何了?’

即使莱伊不在,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两人的身份,他们依然不会直接交流,纸笔又怕不注意会留下痕迹,手机就成了最佳选择。

“欸,想不到莱伊这小子还挺浪漫的嘛!”苏格兰调侃着回应,‘之前的消息顺利到达,已经确保了大久田先生的安全,目前在争取获得他的合作。”

“不还是阴沉沉一张脸,真不知道明美小姐怎么能忍他这么久。”‘既然对组织而言已经成为障碍,那么大久田先生手上必然知道什么或有对组织不利的线索,这件事情你们尽量加快速度,我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好啦好啦,莱伊也没做什么吧,怎么说都相处一段时间了,你们缓和下关系如何?”苏格兰坐到波本身边,手搭在他肩上,带着一种安抚的味道。

‘明白,这事就交给我们负责。不过,你最近有点反常,经常睡不好,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是白天,安全房依然严密的合上了窗帘,昏暗的空间使得手机的屏幕愈加明亮,照的波本眼睛一阵刺痛。

沉默蔓延开来,肩上的手加重了力量。

“不能和我说说么,你的想法?”

苏格兰醇厚的嗓音响起,一语双关,带着能镇定人心的力量。

是啊,苏格兰总是这样,支撑着他,帮助着他,因此他才能维持住自己,带着最初的信仰,坚定而勇敢的走下去。

波本是罪大恶极的,为了获得立足点,他必须把真正的自己关进最坚固的牢笼里,哪怕声嘶力竭的嚎哭,嘴里吐出的也只能是冷酷无情的言语。黑暗的侵蚀性太强,而他的牵绊又一一被斩断,世界的恶意逼迫过来,他有时候真的怕了,怕降谷零就这么死在了内心深处。

幸好苏格兰在,一直在,他们互相扶持,总有一天能一起打散这个威胁着日本的漩涡。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试着跟他和睦相处吧。”波本把手机放到苏格兰面前,‘只是想起我们以前的事,现在松田和荻原都不在了,所以有些心神不定,不要紧,我会调整过来的。’

苏格兰弯身抱住波本,轻拍着他的后背:“我相信你,你会做到的。”

 

门外传来了高跟鞋踏地的响声,波本熟练地消灭掉手机上的痕迹,两人各回各位,继续着表面无所事事的一天。

“啊啦,莱伊自己去快活,把你们两个丢下了么?,真是过分的男人。”贝尔摩德打开门,环顾一周,夸张地叹了口气。

“把我们带上才是对宫野小姐的过分吧。”苏格拉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贝尔摩德不接话,她凑到波本面前:“怎么样,要不要和我来个一日约会呢,波本?”

“有话就直说,是不是上头下了什么任务,否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魔女怎么会来我们这个小地方。”波本收起手机,坐正,直视贝尔摩德。

“X港口有一个警方的信息收集站,要的是其中一份名单,守卫不多,就是密码麻烦了点,只要波本和我去就行了。”

“也就是说,我一个人看家?”

“你要怨就怨莱伊吧,苏格兰。”贝尔摩德说着抛了个飞吻,“这算是给你的补偿。”

“走吧。”波本穿上了外衣、戴上手套,整了整衣领,和贝尔摩德一起走了出去。

 

“需要的名单是政府换届的人员调动情况,1小时后警卫换岗,会有个短暂的真空期,不过我们没有必要等到那个时候,我一会想办法引开人,你赶紧搞定,ok?”

“啊,没问题,很简单的任务。”波本自信的回答,解码,对于他来说再拿手不过了。

“我对你可是很有信心的,波本,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千面魔女坐在副驾驶席上,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将马自达停在稍远的小巷里,波本不紧不慢的向前踱步,仔细观察着周边地形环境。

信息站的外在伪装是个普通的仓库,没有后门,不过有个窗户在靠海的背面墙壁上,警卫穿着船员的衣服散在周边,和港湾区密集的其他建筑没有任何不同。

波本在心里绘制了一幅平面图,推演着逃脱路线。

 

到了行动的时间,波本摒住呼吸,等着贝尔摩德的信号。忽然一声女人的尖叫,他注意到有几个守卫匆匆离开,剩下的注意力也被转移。

于是他马上穿行在仓库间的夹缝中,沿着阴影顺利的从监视死角处滑进仓库。

仓库里看似堆满了货物,层层叠叠,垒高掩住了唯一的窗,空气里散发着一股霉味。波本绕着货物外围走了半圈,看到一个掩藏的缺口,电脑屏幕幽幽发光。

老套的掩饰手法,波本边开机边想,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提议改进。

 

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的敲打,密码设置的很用心,但完全拦不住他。文件转眼被打开,波本一目十行的浏览着。

果然是假名单,看来真正的文件已经成功备份在其他地方了,这次真要算可是贝尔摩德的消息有误,任务失败也怪不得他。

波本得意地扬起了眉,突然,他停下了动作,一切都顺理成章,但是直觉却不停响着警报,是忽略了什么呢?

他重新又看回名单,一个微妙的念头浮了上来。

这份名单说到底并不是那么重要,几个月后也会向大众公布,不存在机密,那么,何不用真的名单进一步的换取组织的信任和倚重呢?

想到此处,波本开始了新一轮的解码,最后把真假名单一起拷贝进了存储器。

 

“里面的人不许动,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妨碍国家安全罪,乖乖束手就擒。”

扩音器的声音在仓库里回荡,波本惊讶地回头,从动静判断该是有四五个人谨慎的在向他靠近。

显然是圈套,这里早就被警方设下了埋伏,动真格的埋伏。

虽然不合时宜,波本觉得此情此景特别滑稽,这应该叫做......大水冲了龙王庙,苏格兰没来得及通知这件事吗?

浓重的疑惑堵在波本心里,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但现在并没有给他过多考虑的时间,警方正在收束包围网,得尽快逃离。

可是要怎么做呢?屋外已经被层层围住,唯一能走的只有靠海的窗口,不过如果真的从那里跳入海中,只怕就是自投罗网。

所以,能选择的路,就极其有限了。

 

咣的一声,窗户应声破裂,一个人影从窗口翻出,等待在海上的公安正准备扔出准备好的特制网兜,不料人影却并没有跃向海面。

人影用外套遮住脑袋,双手攀住屋檐一用力,将全身撑上了房顶,随即又移动到另一座仓库的屋顶,转眼就拉开了距离。

“快开枪,但是要捉活的。”长官赶紧命令。

可惜仓促的瞄准追不上人影的速度,没多久,人影就消失无踪了。

 

波本从海里冒出头,静静地蛰伏着,确认警察不会注意到附近后,从死角处上了岸。

当时他在逃亡中还是被流弹击伤了手臂,虽然是贯穿伤,但血滴落地面后被调查也是麻烦,所以他当机立断的跳进海里,顺着水流游到远离信息站的位置。

匆忙缠住伤口,波本踉踉跄跄地走回马自达的停车点。

“还真是有够狼狈的。”贝尔摩德倚在车上,感觉意外的开心。

波本没好气的开口:“你想害死我吗?守卫不多?我差点没被打成筛子。”

 

好不容易回到安全屋,苏格兰不在,也许是买东西去了。波本将贝尔摩德晾在起居室,自己回房包扎和洗漱换衣。

终于有时间整理事情的来龙去脉,冥冥中危机感却越来越强烈,仿佛有巨大的怪物正在破土而出,张着血盆大口向他扑来,将他撕扯的支离破碎。

不那么重要的文件,出动了两名有代号的干部。

早有准备的警方,贝尔摩德有意无意的话中有话。

脑中的翁鸣搅得他心烦意乱,波本拿起存储卡,粗暴的扔给魔女:“名单在里头,他们还伪造了份假的,我放一起了,拿着赶紧走吧。”

“还在生气?嘛,也难怪。这样吧,我请你看一出好戏,就当是赔罪了。”贝尔摩德从桌上推过来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你可得赶紧的,晚了,戏可就落幕了。”

 

究竟看漏了什么,快点想起来,快点想起来。

波本近乎机械的启动发动器,用全身的力气踩下了油门,恐惧啃噬他的喉咙,预感渐渐化为不可逃脱的宿命。

或许他已经想到了,只是不敢理解。

手机收到短信的提示正好响起,是苏格兰发过来的:“波本,其实算算我们也好长时间交情了,所以我想还是得和你交待一声……”

接下来是长长的东拉西扯,结尾用了歉意的口吻。

是暗号,如果不能留下记录但必须用文字传达时使用的暗号。

在解读出邮件真正意思的瞬间,波本感到了某种东西正在轰然倒塌。

 

 

“抱歉,降谷……我公安的身份被那群家伙识破了……退路似乎已经……只剩那个世界了……再见了,零……”

 

 

 

题外话:本章开始有自己设定的苏格兰死亡真相,嘛,反正肯定会被青山打脸的(摊手)。

还是要说一下我对于卧底三人组的解读,就像昨天说的,赤井和苏格兰(青山到底给不给苏哥一个名字啊)都是在自己本身的性格上伪装,所以相对而言压力会小,但是暴露的危险也大,因为他们从来都是站在反对的立场上看待组织的。而透的信念很纯粹,黑白分明,所以他是扮演了波本这个纯黑的身份再进行卧底,作为黑衣组织的波本该怎么做该露出什么表情,他的表演时必须到位的,这样一来他是波本的时候就几乎能完美融入组织,不过坏处是对精神的压迫会越来越重,所以必需要有个支撑点来维持住他作为降谷零的本质,苏格兰就是这个支撑点。所以我能说我被自己写的剧情虐到了吗?因为原著已经写明了苏格兰的结局了啊哭。

这一天可以算是赤安两人命运的一个关键点,很多事情都是同时展开的,之后会有另外的视角补完这一天。

至于最后的短信,我一直觉得作为卧底肯定不能把这么明显会暴露的信息明着发给同伴,所以就当是苏格兰用了暗号了,至于什么暗号怎么才能把这种家长里短解读成那封遗书的,我编不出来啦,大家脑补就好。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