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执念-番外 苏格兰side

番外 苏格兰side

波本和贝尔摩德离开了,莱伊也正在和女友约会,整个安全屋里现在只有苏格兰一个人。

他把全身丢进沙发里,想起方才与波本的交谈,忍不住开始为好友担忧。

降谷零的优秀毋庸置疑,他们一起成长,他看着他像海绵一样汲取不同的知识,在各个领域都能大放光彩。刚进警校时还有些时不时的前来挑衅金发青年的刺头,毕业时早已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偶尔的偶尔,也免不了会有些嫉妒,但更多的,还是欣慰。

有的人就是天生就有种魅力,像光一样吸引着周围的人,温暖着周围的人,即使知道他比自己强大的多,依然想要去宠着他,守着他。

过刚易折,慧极必伤,他们都担心这会成为降谷零的结局。

他、松田、荻原和伊达。

 

第一次见到波本的时候,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黑衣组织盘根错节,像吸附在日本之上的血蛭,贪婪的蚕食着这个国家的生命力。零,又怎么会对它袖手旁观。

他那样的热爱日本,视其为信仰。

他们凭借苏格兰刻意做出的亲切假装慢慢熟识,乃至成为搭档,互为后援的一点点靠近怪物的中心。

苏格兰开始还会怕波本接受不了组织的行事方法,毕竟降谷零是一个比大部分人都纯粹的人,纯粹的爱纯粹的恶,泾渭分明,揉不得沙子。

结果事实又一次证明了他的杞人忧天,降谷用他的演技硬是把波本的角色从他自己身上剥离开来,染上深邃的黑,轻而易举的就融入了暗夜之中。

不过后遗症也越来越明显,两种身份的转换给精神带来了莫大的压力,频繁的噩梦折磨着零,挚友的离去更是加重了心理的负担,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陪着,哪怕只有一点,也希望能给降谷零以支撑。

苏格兰打开手机,点进相册,空荡荡的没有一张相片,但他知道在某个地方,某个绝对不能被发现的盒子里,保存着一张底片。

为了保密,卧底是不被允许留下图像的,然而苏格兰销毁照片的时候舍不得毁去那美好的回忆,所以经过层层叠叠的保护和处理,保证一旦被外人发现就会启动机关自毁后,偷偷地留下了底片。

夕阳与海,再也无法团圆的五人。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苏格兰离开安全屋。之前听过贝尔摩德的话后,他和波本飞快的交换了一个暗示:要将x港口的情报备份掉包。

他得去联系同事做好准备,同时也要不着痕迹的帮助波本的行动。

 

苏格兰绕了几个街口,确定没有人跟踪后,来到了联络用的公共电话亭。

按下烂熟于心的号码,等待接通中他习惯性的观察周围。

等等,那是谁?

沿着眼角的余光,苏格兰看到拐角处有个没有藏住的魁梧人影——伏特加。

伏特加绝不是跟踪着苏格兰过来的,他身上也检查过没有定位器,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埋伏,证据就是伏特加对苏格兰的出现毫不意外。

 

苏格兰额角开始滴汗,心底却冰凉,握住听筒的手止不住开始颤抖,如果猜测没错的话,他卧底的身份,应该是暴露了。

嘟,嘟,听筒对面的等待音都像是死神的冷笑声,错乱的思绪纷至沓来。

为什么会暴露,是因为保护大久田的时候露出了什么马脚?还是其他哪里出问题了?

只有他暴露了吗?还是说,零也被发现了?

那贝尔摩德是把零带走抹杀吗?

不行,冷静下来,冷静下来,现在绝对不能慌,好好分析,事态一定没到最坏的程度。

苏格兰咬咬牙,强迫自己从头思考。

上次通话是一周前,从伏特加在今天埋伏来看,自己是noc这件事至少好几天前就被揭穿了,这个联络点也早就被掌握,贝尔摩德在他面前提到x港口的任务是故意的,就是想让他把情报送出去。

但以琴酒的性格,不可能会让noc多活几天,也不会麻烦地等下一次通话后再动手,一贯做法是第一时间清理门户。

事出反常必有妖,有线索吗?

 

“守卫不多,就是密码麻烦了点,只要波本和我去就行了。”

“这算是给你的补偿。”

两个人的任务,试探和监视!

有人说,死亡来临之前,大脑会格外清晰,仿佛一窍通百窍通,苏格兰抓住灵光一闪,抽丝剥茧的找到了答案。

应该仅是他暴露了,然而由于波本与他交好所以被上面怀疑,而之所以放任他一周,就是为了在今天试探波本。

“喂,这里是z站,请指示。”电话接通了。

假如没发现伏特加,文件被调换,守卫的放水就等同于明说波本是叛徒。

不,都不需要这样,在苏格兰知道任务和地点的时候,只要警方没有做出相应布置,一切也能盖棺定论。

所以,他现在该做的事,就是忘记波本是降谷零。

他作为一名公安,知道了犯罪分子将要偷取资料,正在和同事传递情报。

“x港口的情报站信息泄露了,马上有组织成员会前去破解,动手的估计是波本,这是一个好机会,在他和贝尔摩德进行任务的时候被捕不会怀疑到我,立刻把文件留底再捏造一份。我认为他们会在换岗时行动,注意包围,要活捉,他可能会掌握重要情报。一旦波本有反抗或逃跑的行为,可以开枪。”

“明白。”

 

苏格兰搁上电话。

这样就好,波本的嫌疑会被洗清。

至于警方的埋伏,我相信你一定没有问题的。

你可是我们的王牌,我们的NO.1,对吧,零。

 

突然暴露的惊慌失措,被追逼跑进预定的刑场,虽然不知为何对方会忽然恍惚,但也顺利抢下了追兵的手枪,苏格兰觉得自己的演技在耳濡目染下前进了一大步,接下来只要演一个事败自杀的可怜虫就能完美谢幕。

孤身一人又走投无路,理智全失的失败者。

不过没想到,追兵会是莱伊,而莱伊,还是个FBI。

苏格兰倒是立马相信了,首先,莱伊已经没有骗他的必要;其次,在相处的时间里,他的确有几次在莱伊身上嗅到了同类人的味道,只不过没有深究。

一个威士忌组三人都是卧底,这也太巧合了吧。他以前是这么想的。

无巧不成书,古人的话的确有理。

 

 

莱伊想放他走。

行不通的,苏格兰想,他已经明白了组织的全部计划。

被试探的不只有波本,莱伊也是。

苏格莱是被琴酒和伏特加逼进这栋楼的,所以他们肯定守在不远的地方。

苏格兰不死,莱伊和苏格兰都要死。

而如果看到他短信的波本赶过来,威士忌小组或许就全军覆没了。

他也不想让零经历这种痛彻心扉的选择。

此时楼道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苏格兰抓住莱伊分神松手的一瞬间,义无反顾的扣下了扳机。

 

抱歉,零,又让你再一次品尝失去的滋味,之前还想过要痛骂松田和荻原的,没想到我也会这么深的伤害你。

愿总有一天,你能被世界温柔以待,zero。

 

题外话:

苏格兰的死是必须的,他要保住透的身份,于是他必须让组织相信在被琴酒追杀的时候苏格兰才意识到自己的暴露,证实电话的真实性,他后面的惊慌失措都是演技。

总体而言,自己脑洞了背叛者篇的前因后果,等青山打脸。

主要还是背叛者篇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你想,同一组里出了个背叛者,怎么着其他两个都得被怀疑吧,而且透是怎么找到苏格兰死亡现场的,短信里又没说。此外,苏格兰前后态度变化太奇怪了,短信里挺看得开的,那他在莱伊面前的惊慌就很古怪。还有就是,被不知道是谁的脚步声吓得自杀也太闹心了。

我是觉得不如说苏格兰打定主意要死然后趁着赤井被脚步声分心实行这个解释比较合理。

至于贝姐,我觉得她挺欣赏波本的,所以在证实波本不是noc后她可开心了。

另外,对于赤井和透用不同的试探方法,是因为透和苏格兰感情好,所以如果透不愿杀苏格兰也有可能是因为私人感情作祟。

顺便一提,在赤井开开心心游乐园约会的时候,透在被警方围攻,苏格兰遭到琴酒和伏特加的堵截,赤井秀一果然是最糟恨的存在23333。

 

最后,也是我最想说的,愿安室透/降谷零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Ps.对于背叛者篇真的有很多唠叨想说,但写在这里就太长了,我还是另外专门的写点牢骚吧。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