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镜中的恋人(短篇完结)

(双引号内为正常说话,单引号为在手机上打的文字)

1

“你有什么愿望吗?”那是他们和解后的某天,赤井秀一突然询问降谷零。

“你问这个干什么,感觉会立下FLAG似的。”降谷坐在床边保养着枪械,头也不回的问。

“做我们这种工作的人,谁也不知道会死在哪一天。”赤井从身后贴了上去,下巴搁在恋人肩窝里,“所以告诉我吧,可以么?”

“我的愿望……吗?”零回忆起久远的时光里,尚还年幼的孩子一遍又一遍重复的那份执着,“我的愿望是成为这个国家的守护者,民众心目中的英雄。”

“其实已经达到了,只不过在暗中罢了。”

“你的呢?”

赤井偏过头,轻轻吻上青年的金发:“我的愿望,是实现你的愿望。”

 

2

经过漫长的战斗,正义终于击败了邪恶。

但是柯南他们没法完全开心起来,因为在战斗中,赤井秀一和降谷零潜入黑衣组织总部替大部队打开最后一道门后,随着剧烈的爆炸下落不明。

FBI和日本公安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搜救,还是一无所获。

“赤井先生,安室先生,你们千万要没事啊。”小侦探体会到了难得的无力感,什么都没法做,什么都做不了。

 

半年后,柯南已顺利地变回了工藤新一,继续在案件的舞台上活跃着。

不知什么人送来了线索,他跟着公安的风见裕也赶往几公里外的偏僻县城。

在医院见到降谷零的那一刻,他不由自主的热泪盈眶。

 

3

降谷零伤得很重,全身上下重度烧伤,脸、背和双手据说在发现时是完全的血肉模糊。

更糟糕的是,他失语了。

医生检查过,声带虽然也受到灼伤,但恢复的很好,所以估计应该是心理原因。

降谷反而比其他人更能看开,他用勉强能活动的右手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在手机上。

 

等他稍微恢复一些,茱蒂带着FBI的同僚前来看望,当然更主要的目的还是询问赤井的消息。

降谷沉默良久,然后露出混合着悲痛、伤感和歉意的眼神。

‘实在抱歉,打开门的时候爆炸的倒计时已经快结束了,赤井只来得及把我推了出去。’

‘我看着他在火光中粉身碎骨。’

‘对不起,赤井秀一回不来了。’

 

茱蒂痛哭失声,崩溃的瘫坐在地上。

新一却担心的注视着公安年轻的长官,他是少数知道赤井秀一和降谷零关系的人。

他们彼此相爱。

 

4

经过长时间的调养,除了声音以外,降谷零基本已经痊愈。

这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就是他的归属。

身体的严重伤害特别是失语使得他已经无法胜任公安的工作,上级在多次讨论后,决定让降谷转到警视厅做文职工作。

风见及其他下属执着的一次次提出异议,毛利、小兰和新一也是愤愤不平。

最后还是降谷劝服了他们。

 

俗话说,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

转了岗位后,降谷零没有在文案工作里泯然于众人,他每天迅速完成本职工作后,游刃有余的援助其他科室,参与调查和案情研究,提出的建议常常一针见血。

即使依然无法说话。

 

一段时间后,为了不浪费人才,警视厅替他开了一个特例,把他调进了刑事部搜查一课。

降谷也频频出现在电视节目中,成为了民众心中的英雄。

一如他曾经的愿望。

大家都崇拜着他,为他赞美,为他喝彩。

唯有工藤新一觉得自己越来越难受,他早就发现了。

现在降谷零的行事风格和赤井秀一越来越像了。

他活成了他的样子。

 

5

没有人知道,降谷零一个人的时候,经常会在镜子里看到赤井秀一的身影。

模糊的,但却存在着。

他有空的时候会把近期的事情与镜中人分享,然后举杯饮下一口bourbon。

直到有一天,降谷在街上遇到和女朋友一起逛街的羽田秀吉以及和新一小兰一起踏青的世良真纯。

秀吉和真纯都走出来了,他们现在过得很好。

他对着镜子默默地想。

所以,你该消失了。

从那以后,赤井再也没有出现在镜子里。

 

6

“请等一下。”世良真纯急忙叫住从便利店走出的降谷,“那个……恩……零哥?”

降谷回头,熟练地举起手机:‘怎么了,世良小姐?’

“我想给你介绍个人。”话说到一半,真纯的视线被男人手中提着的购物袋吸引了过去,“这是染发剂,零哥你买那么多染发剂做什么?”

他扬了扬手中的袋子:‘前段时间警视厅忙的周转不过来,昨天都不小心发现几根白头发了,到底是不年轻了啊!’

‘对了,你要介绍谁?’

“是我。”女性仪态万千的走了过来,“零君,不介意我这样喊你吧?我是这孩子的母亲,玛丽。”

‘是的,我听赤井提到过您。’

“方便的话,去前面咖啡厅坐下说会话行么?”

 

他们聊了很多,有赤井小时候的事,也有降谷小时候的事。

傍晚时分,他向母女两道别。

“妈……果然,是这样吧。”等到看不见金发青年的背影时,女高中生侦探欲言又止。

玛丽竖起食指贴在唇上:“什么都别说,家人应该做到的,就是互相包容并理解对方的选择。”

“他们都是好孩子。”

 

7

晚上,青年回到公寓里,他解下领带,褪去西装,为自己甄了一杯bourbon。

走进浴室,再看不见那个模糊的影子,他忽然露出了带着点狡黠的笑容。

“主问模仿者何者为罪?”金发青年缓缓开口,念出了之前在书上看到的句子,醇厚的嗓音回荡在狭小的空间里。

“真要说的话,我们是过失各占百分之50。”他抬手抚上了镜子里恋人的面容,“对吧,零君。”

 

 

题外话:

土下座谢罪,我真不是故意报社的。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脑洞,然后越想越带感,就写出来了。

不知道该不该算进欺负银弹系列里去,虽然的确也是欺负了。

 

和前两篇一样,透其实就出场了最初的一段,后面全是赤井。所以不同于那两篇,这篇的心理活动特别少,因为会暴露真相。

想必大家也想到了,医院里赤井说的是事实,就是两人换了位置。透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把赤井推出去了,被炸死的是透。

赤井在半年里把自己整容成了透的样子,身高相仿、体格相仿,指纹被毁掉,头发是染的,声音直接装失语。(根据死罗神案件看来,日本的整容技术棒棒的)赤井假扮透的原因,就是为了完成透的愿望。

至于镜子里的赤井,那是开始模仿的时候还不能做得很好,也有担心弟弟妹妹这种心情的具现化,就像是看到假面下的自己,而确认秀吉和世良过的不错赤井放心了,影子也消失了。

玛丽和世良是认出他来的,但她们尊重赤井的选择。新一有没有认出来,第四节最后的两个他各指代的谁,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最后的最后,我必须强调,我是亲妈,亲妈,这篇只是个意外。

 

感谢所有的喜欢和评论,你们的反馈是我努力码字的动力。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