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过去视(短篇完结)

1

为什么?

看着迎面扑来的网球,柯南完全的愣住了。

为什么波本会在这里?

明明贝尔茨利号上已经成功瞒天过海,波本并没有继续追查雪莉的必要了。

为什么还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难道自己的身份,灰原的身份都被怀疑了吗?

种种不好的猜测在柯南的脑海里此起彼伏,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乱。

“球很危险,退后一点吧。”
小兰一无所知的笑着对柯南说。

这仿佛最后一根稻草,压断了紧绷的神经,他禁不住脱口而出:“不,危险的不是球……”

接着砰的一声。

模糊的视界里小兰和安室透担心的跑过来。

随后就彻底人事不知了。

 

2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柯南正站在车水马龙的东京大街上,行人匆忙来去,商业体的大荧幕里播报着今日新闻。

柯南呆呆地盯着屏幕右上角显示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可以在这里站到天荒地老。

他现在正在一年前的东京。

 

恢复行动能力后,柯南立马去了自己家。

他看到工藤新一和毛利兰吵闹着在宅邸前分别,那在记忆中熟悉的场景,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

柯南多想告诉自负聪颖的高中生侦探,告诫他世事不是围着他一个人转的,再怎么有正义感也不能贸然行事毫不顾虑后果。

那会让在乎他的人伤心。

可是他不能,他是这个时空的外来者,谁都看不见他,谁都听不见他,谁都碰不到他。

 

柯南恍惚中走到了警视厅。

他有想过是不是该去找寻琴酒等黑衣组织成员的踪迹。

但有什么用呢?

即使发现了什么也都是已经过去了,回顾过去已经盖棺定论的事毫无意义。

他又不是在未来。

 

眼角突然瞥过一个人影。

那是……赤井先生?

这个时间点,赤井先生就在日本了吗?

可是,他又为什么开着跑车带着玫瑰等在警视厅门口呢?

还没等小侦探想明白,他又看见波本西装革履众星拱月的从警局走出来,而赤井走上前向他递出玫瑰:“我有这个荣幸邀请长官共进晚餐吗?”

 

在众位刑警咬牙切齿的怒目而视中,赤井秀一顶着熊猫眼载着降谷零扬长而去。

风中留下了谁也不知道的一座石化雕塑。

这绝不是他的世界,柯南自暴自弃的放逐自己。

他不认同这种疯狂的世界。

 

3

柯南的内心到底是坚定的。

他克服了心理上的障碍,顽强的开始对两个大人的跟监并由此得知,波本在此的名字是降谷零,以第一名从警校毕业,十项全能,年纪轻轻就位居警视高位,如今,正被FBI热烈追求中。

虽然一开始被视为疯子拳脚相向加之被其他警察穿小鞋套麻袋(可惜没成功),赤井还是凭借不屈的毅力和历经磨练的情商好不容易占据了降谷身边的位置。

当然警视厅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是一场漫长的战争。

而被柯南视为大敌的黑衣组织,根据他们的谈话,早在一个月前被彻底消灭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柯南认为自己又接近了真理一步。

 

4

有实体的感觉真好。

被小兰体贴的照顾的时候,柯南发自内心的感激上帝。

虽然没听到更多黑衣组织内幕让他有点遗憾,不过既然那边都能轻松解决,这里也没有输的道理。

柯南看向安室透,距离他被球拍砸晕不过两小时,他对这个人的观感已经天翻地覆了。

波本,安室透,降谷零。

你究竟是谁。

 

“小兰姐姐,把我送到这里的难道是?”

“是安室先生,在医生来之前给你做了正确处理措施,非常靠得住呢!”

柯南默默的为心里的猜测加上一个佐证。

 

如果“过去”是确实存在的话,安室先生就不是他们的敌人。

柯南梳理着情报。

那么,赤井先生对安室先生的感情呢?

他突然想起绑架事件中冲矢昴与安室透的照面,波本没有伪装的情况下赤井不可能认不出来,但FBI王牌探员却从没提起过。

他又想起列车事件时赤井没有必要却故意在波本面前的出现。

该不会真的……

他得去试探试探了。

 

5

“boy,根据你的消息,我已经查到降谷零的资料了。”冲矢昴摇晃着酒杯,对工藤邸真正的主人说道,“他确实是日本公安的一匹狼,我很好奇你的情报来源。”

柯南怪异的看了冲矢昴手中的bourbon一眼:“我有自己特殊的渠道。”

“对了,赤井先生,你好像从来都喝这一种酒啊?”

“嗯,我最近只钟情于bourbon。”赤井注意到男孩瞬间抖了一下,“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柯南心下给自己打气:“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贝尔茨利列车上你要露面呢?”

“如果波本认为雪莉已死,估计会再次销声匿迹。由于他对我的执着,一旦他见到我就一定不肯罢休。”

那个男人太危险,还是放在明处掌握动向为好。

柯南懂了。

“赤井先生,我会给你们加油的。”

“哈?”

 

“我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怎么看我们都不可能吧?”赤井不由自主的扶额。

才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你可是追求的很激烈呢。柯南止不住的暗自吐槽。

“我可是有证据的。”侦探开启了推理模式。

他逐一把疑点摊开,从结果逆推向的过程,从来都很简单。

最后柯南一锤定音:“你只是没有意识到罢了,降谷先生于你是特殊的,你会不由自主的关注他。”

“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矛盾横在你们中间。”他想起那段特殊的经历,“但误解是最残忍的错过,自以为是在感情上是最大的忌讳,我不想你等到彻底失去再后悔。”

 

也许是这句话出乎意料的沉重,赤井秀一一时间找不到反驳柯南的理由。

 

6

他是喜欢波本的吗?

赤井秀一从前完全没有这么考虑过,波本是强大的对手,因苏格兰的事他对降谷零怀有愧疚。

此外的其他情愫,应该是没有的,然而柯南却那样言之凿凿。

赤井一直认可柯南超乎常人的敏锐,所以他不敢把话说死,他决定认真分析自己的心意。

最好的办法,就是观察那个扰乱他思绪的人。

 

他带着冲矢昴的伪装尾随了安室透一周,因为两人身份的复杂性,他不敢太接近,远远的小心翼翼的把金发青年的多种姿态收于眼底。

作为咖啡厅服务生的安室透,有着温暖而美好的笑容,出色的手艺备受好评。

不同于对赤井的冷笑、嘲笑和讥笑,在阳光下有着纯粹的美好。

可能是心境转变了,赤井竟意外觉得有点可爱。

被错认的某份感情在日复一日的注视中真正的生根发芽,终于破土而出。

 

赤井秀一喜欢降谷零,他承认了。

 

7

“情况怎么样?”

“波本已经搜集到楠田陆道自杀的情报,大概今晚就会过来。该怎么做心里有数吗,赤井先生。”

“放心。都被令尊令堂这么帮助了,再做不好可就说不过去了。”

 

来叶山道,日本公安全副武装的包围着FBI的三人。

赤井秀一压低了声音正在通电话。

“还有,对于那个人的事我感到很抱歉。”

“但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

“我爱你,零君。”

 

降谷零感觉一盆冰水兜头浇下,鸡皮疙瘩开始在全身游走。

没人告诉过他,原来赤井居然有突发性神经病!

他浑浑噩噩的走出了工藤邸。

以后可以的话,一定要离赤井秀一远远的。

 

“虽然说是要准备告白的地点和时机,但赤井先生也太直接了吧。”

柯南在监控室悠哉地抿了一口茶。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题外话:

还记得吗,《未来视》中赤井的梦是《执念》的一年后,亦就是说,当《未来视》里黑衣组织被击溃的时候,原著刚过列车篇。所以网球篇的柯南被球拍砸晕后去了《未来视》的时空,刚好能看到赤井和降谷警视的欢喜情缘,从此三观尽毁,节操不再。

平行世界的过去也是过去嘛(笑),所以题目就是与《未来视》对应的《过去视》了,毕竟是姊妹篇。

 

其实是因为《未来视》下面的评论突发的脑洞,论大小银弹如何正确躲过降谷零的追击(误)。

本篇赤井是直的,但被先入为主的柯南嘴炮+主角光环带的怀疑人生,开始了stk的日子,盯着盯着不小心就弯了2333333

至于莫名其妙收到一记直球的透,嗯,我们要理解他短暂的逃避心理。

 

依旧是欺负银弹系列,不过这次也稍稍的欺负了下透。

 

最后,祝贺工藤优作先生近距离被闪瞎。

 

感谢所有的喜欢和评论,你们的反馈是我努力码字的动力。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