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执念-Part5 波本side

Part5 波本side

山崩地裂是什么样的感觉?

降谷零不知道,他觉得自己现在好似踩在云层上,一脚深一脚浅,忽然一脚踏空,他无休无止的向着万丈深渊坠落下去。

眼前模糊一片,只那血色格外的清晰,苏格兰悄无声息的倒在墙角,莱伊全身染血背对着他。

世界仿佛按了静音键,一点声响都没有,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唯有那句话像尖刀一样直插进他的肺腑,一下又一下的翻搅着,撕裂血管,扯碎内脏。

“对叛徒……要回以制裁……是这样吧?”

 

苏格兰和降谷零从小就在一起。

幼时的零并不强大,甚至因为削瘦的体型经常被大孩子欺负,不过他当然会以外还牙的反打回去,抱持着一种我少一块肉你也得褪张皮的气势。

于是常常被苏格兰说教,但在被责罚的时候,苏格兰也会站出来分走一半的错误。

那时候隔壁还住着温柔的老师,会亲切的替他疗伤。

后来降谷长大了,变得可靠,还学会了拳击等各种技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一腔热血的驱使下,他报考了警校。

苏格兰摸摸他的头,微笑不说话,递出的报名表写上了同样的志愿。

两人发誓要守护好日本的明天。

毕业后他们去了不同的部门,因为工作性质很难见到面,所以在组织重逢的时候,彼时尚年轻气盛的他还感到小小的欣喜。

群狼环伺下,有个可以绝对信任并肩作战的伙伴真的无比珍贵。

他们交换情报,研讨战术,彼此掩护。

苏格兰曾劝降谷零放开对莱伊的偏见,说莱伊意外的有一颗柔软的心,说不定是他们的同类。降谷对此嗤之以鼻,但心下有着隐隐的赞同。

可现实与愿望背道而驰。

结果是莱伊杀死苏格兰。

 

波本跌跌撞撞的跑到苏格兰面前蹲下,焦急的呼唤着挚友的名字,手忙脚乱的反复试探着鼻息和心跳。

感觉要疯了。

却决不能失去理智。

他的意识如同被分为了两半,一半久违的放纵了降谷零的软弱,不肯放弃尝试着为苏格兰进行无用的急救,而波本则浮在空中,看着无法挽回的生离死别。

没事的,波本对着降谷零说。

还没有人告诉波本苏格兰是卧底这件事,所以现在不管降谷零做了什么,都是情理之中的。

可以慌乱,可以难过,可以哽咽,可以做一切zero想要做的事。

直到薄纱被揭开,真实被摊牌的时候,那时就是波本的舞台。

 

“我用手枪将心脏打穿了……没听说吗?这家伙是条日本公安的狗。”

刺耳的话,讨厌的声音,好想让那人闭嘴。

“很遗憾,这家伙胸前口袋里的手机也被打穿,这样一来他的身份就石沉大海了。”

降谷在身体的遮掩下捏紧了拳头,指甲嵌进肉里,一个想法开始疯狂涌现。

“就像杀了幽灵一样感觉真不爽。”

杀人凶手嘲讽着准备离去。

杀了莱伊,必须杀了莱伊,就这样回身同样用枪击穿莱伊的心脏。

可惜不行,降谷零的时间结束了,已经该轮到波本登场。

波本低下头沉默了,救援的动作也随即停止,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像受到打击一般踉跄了一下。

“也就是说,苏格兰一直都在欺骗我、利用我?”他追上莱伊,语调低落,“该由我来解决的,莱伊,你抢了我的猎物。”

“我真是,越来越讨厌你了。”

波本不会回头,那没有意义,背后只是躯壳,他已经把过去的所有都锁在自己的记忆里。

苏格兰,再见。

永别。

 

贝尔摩德举行了一个小规模的庆祝会。

她慵懒地躺在靠椅上,半开玩笑的说这是为了庆祝莱伊和波本成功洗清嫌疑。

波本笑着应和魔女,言谈间照旧不断讽刺着长发男人,其他成员也跟着起哄,一下子炒热了气氛。

谎言掩饰了真意,假面覆盖了伤痕。

波本不顾降谷零的撕心裂肺,狠狠地把他压到了心里不见天日的最深的地方,用铁链捆住,用枷锁铐住。

他不会忘记苏格兰最后的短信。

抱歉了,降谷。

再见了,零。

他明白苏格兰没说出口的话:击垮组织的事,就拜托你了。

所以不能慌乱,不能伤心,要缓慢而确实的向前推进,直到捏住组织的七寸,把他们都拖进赎罪的红莲中。

以及最不能原谅的,那个被苏格兰信任却背叛了的男人。

 

波本对莱伊敌意越来越强,尖锐的冲突一步步的在升级,对立和矛盾渐渐的无可调和。

最终,BOSS也只能下令他们拆伙,尽管他们的搭档可以让任务圆满而顺利完成。

也不是没有人奇怪,琴酒就曾当面提出过质疑。

波本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斜睨着他:“什么时候我连这都要向你报备了?我一向看他不顺眼,需要理由吗?整天穿着同一种衣服,戴个帽子板一张脸,身为男人还留一头长发,简直让人生理性的厌恶。”

琴酒接受了这个解释,他同样的看不惯莱伊。

不过,波本的话里怎么感觉有种指桑骂槐的味道。

“大概本来有那家伙在他们间调和,所以还能勉强维持住表面的和平。缺少了缓冲,一山又不容二虎,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别管了,反正也碍不到别人。”

贝尔摩德下了结论。

 

波本对现状是不满意的,但他也清楚不能再更进一步了。

莱伊是组织头号狙击手,深受Boss器重,他可以恶言相向、互相争斗甚至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但没有理由瞄准莱伊的性命。

一旦过了线,免不了的引火烧身。

他现在还处于组织的目光底下,不能轻举妄动,更不能过多的借助公安同事们的力量。

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正大光明的除掉莱伊呢?波本闲暇时刻都在思考这一件事。

然后他得出了结论。

如果莱伊也被怀疑是noc的话?波本舔了舔嘴唇,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激动。

不管事实如何,只要Boss相信莱伊是noc的话。

“对叛徒……要回以制裁……不是吗?”

 

莱伊是穷凶极恶的罪人,是日本的敌人,他身上沾满了苏格兰的血。

只这一点,就足够降谷零把诸星大千刀万剐。

对于莱伊的杀念再也不可抑制,从心脏腐烂的伤口中倾巢而出,成为了降谷零的执念。

 

题外话:

这章点题了!

之前也说过,透为了卧底把波本独立出来在演,对精神的压迫很大,之前还能和苏哥互相扶持,但在苏哥死亡后,一方面想要报仇,一方面却要更好的伪装,心底的煎熬那是成倍上升的。

这样下去,铁打的人都受不了。

刚好赤井这个“杀人凶手”又嘴欠的乱开嘲讽,新仇加旧恨,这个时间段里透真的是把赤井恨到骨子里去了,又不能杀。

所以对赤井的恨反而成为了透的支撑,在他眼里,赤井还是黑衣组织的中坚力量,凶恶的犯罪分子,那好了,所有的精神压力和负面情绪有堆积的地方了。

就成了执念。

 

另外,本来苏哥在,透还有点顾忌,在组织里行事有点畏手畏脚,苏哥不在了,透干脆就放飞了。

他就群嘲怎么地了,琴酒不服来怼啊。

反正他有能力,把握好组织的底线不踩雷,卧底身份不暴露,琴酒也拿他没办法。

于是在漫画前期和真第一集里,琴酒提到波本就牙痒痒的,M20有个猜测就迫不及待的绑人了(并不)。

 

Ps.透的记忆力真心好,背叛者篇莱伊说苏格兰是日本公安的狗,列车篇波本就对雪莉(基德)说赤井是FBI的走狗。


感谢所有的喜欢和评论,你们的反馈是我努力码字的动力。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