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真相 上篇

真相 上篇

1

“以上是关于东京连续纵火案的调查总结。”降谷零合上手中的文件夹,把报告递交给上司。

“辛苦了,你们做得很好。”上司公式化的表扬了一句,随后突然就变得嬉皮笑脸起来,“呐,zero,连日来工作也累了吧,今晚去你家聚聚?自从你哥调走后我和他就没怎么见过了,即使不同部门也要多交流不是?”

降谷不由得扶额,无论多少次他都习惯不了苏格兰瞬间变脸的落差,上级的威严感被粉碎的一塌糊涂,不过这也只是在亲近的人面前,在他的印象里,也就只有两个人有这个待遇。

虽然差了五岁,但降谷零和苏格兰确实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感情深厚无可厚非,但是另一个人嘛……

想到那家伙降谷心里就觉得烦躁,虽然他知道原因也很感激,但那个人的性格和行事都让他窝火,却又莫名其妙的在意的不得了。

他甩甩头,拒绝再考虑某人:“你来倒是没问题,不过哥哥晚上不在,他和嫂子约会去了。嫂子从明天起得为了案子出差,要到圣诞节中午才会回来,他们要提前过平安夜。”

苏格兰吹了声口哨:“不错嘛,已经叫上嫂子了,进展很快,什么时候发喜糖?”

“这我怎么知道?”

“不过就我和你两个人有点少呢。”苏格兰做作的皱起眉头,年轻刑警暗叫不妙,“要不然叫上赤井吧,刚好他手上的事情也结束了。”

“凭什么?”降谷零果断反对,果然是这个讨厌的家伙,偏偏深受苏格兰信赖,老是把他们俩凑一块。

“zero,做我们这种工作的人呢,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再也见不到了,能聚一次是一次,而且你扪心自问下,真的对赤井只有反感吗?”苏格兰重重按住降谷的肩膀。

降谷沉默了,他无法反驳,苏格兰的经历使这句话显得格外沉重。

苏格兰曾潜入过一个组织卧底,却不幸在1年前暴露了,当时九死一生,要不是赤井奋不顾身的及时接应,差点就回不来了。为了铭记这份失败和坚定自己铲除组织的决心,苏格兰才至今保留着组织以酒命名的代号。

 

2

酒足饭饱,苏格兰心满意足的瘫软在沙发里:“zero做饭就是棒,以后谁要是娶了你真是有福了。”

赤井无言的表示赞同,并意味深长的睨了降谷零一眼。

鉴于话题发起人,降谷告诫自己要忍耐再忍耐,不能一时冲动把空碗砸过去。

这时候回什么话都不合适,他试图转移两人的注意力:“说起来,你之前潜入的那个组织现在查到哪里了?”

“黑衣组织啊!”苏格兰喟叹一声,“势力庞大,与财界政界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又缺少了关键的情报源,合搜查一二科之力也只掌握到皮毛。”

“前段时间二科针对它的几个行动都被提前识破了。”赤井插嘴进来,“我怀疑情况不单纯。”

“你是说……警局有内鬼吗?”降谷感到愤怒,黑衣组织对社会造成了多恶劣的影响,参与调查的人都深知在心,那就是个毒瘤,是定时炸弹,时刻威胁着日本的方方面面,尽管如此,却还是有背叛者助纣为虐,他怎么对得起胸口的樱花徽章?

“不止。”苏格兰沉思了一会儿,“以我对他们的了解和刑警的直觉,组织最近可能要有大动作,怕是要牵连许多无辜的人。”

“无论如何,要守护好它。”降谷走到窗边,看着道路尽头延伸开去的东京夜景,这是他们的日本,是他可以拼上性命守护的信仰,他绝不容许存在鬼怪和魑魅魍魉。

一如既往的耀眼呢,零君。

赤井秀一目不转睛的注视降谷零的背影,那份纯粹与坚定让他又产生熟悉的悸动,也许,该发生一些改变了,他向来不满足于停滞不前。

 

“到此为止。今晚是放松的时间,谁都不准再说工作。”苏格兰一拍桌子,气势汹汹的打破了沉郁的气氛,“打牌,我们来打牌。”

“哈?”降谷下意识的退缩,“我就算了,你们两个打,我做裁……”

“不愧是未来的王牌,明知赢不了最初就知难而退才是明智的选择。”赤井刻意说得一字一顿,每个音节都带上了挑衅的味道。

“你说谁会输,有本事比比!”金发青年不出所料的炸毛,比谁都积极的坐上了牌桌。

“单纯的比有什么意思,来点赌注如何,比如输家要答应赢家的一个要求?”赤井不怀好意的提议。

“可以。赶紧发牌。”

Zero哟,亲眼见证小红帽走入大灰狼陷阱现场的苏格兰悲伤的暗中为好友画了一个十字,愿主能拯救你无可救药的牌技。

 

3

5天后,12月24日,平安夜。

降谷一脸阴沉的和赤井走在大街上。

“和我一起这么不开心么,零君?”赤井不引人注意的指了指周围,“你看,别人一对对的玩的可开心了。”

“那是因为今天本来就是小情侣的节日。”提起成双成对的男女,降谷的火气更难抑制了,“你脑子进水了吗?有谁会在平安夜邀请一个大男人出来的,你提不出更靠谱的要求了?”

“我邀请错人了吗?”赤井一把拽住降谷的手臂,逼的他与自己对视,“零君,你说我邀请错人了吗?”

四目相对,或许是被其他人散发出的气场影响,降谷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热度从耳根迅速扩散,为了掩饰羞窘,他狠狠摔开赤井的手,随手一指:“我愿赌服输,我们接下来去那吧。”然后头也不抬的走进门去。

电影院外,赤井眯了眯眼,说不出是欢喜还是遗憾。

 

他们看了一部备受好评的轻喜剧——《一箭双雕》。散场的时候,赤井感到青年的情绪又低落了下来,他喃喃的问:“一箭双雕?现实中会有这样的两全其美吗?”

还不等赤井回答,降谷自己率先振作起来:“喂,你知道么,下午我哥还说起你,说你把我拐带出来,改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一顿,做好心理准备哦!”

“恭候大驾。”赤井无可无不可的笑笑,他不怎么在意旁人的。

“不过呢,首先,我要亲自打败你。”降谷零拉着赤井到了一个斗酒的摊位前,与摊主沟通后,他往桌上摆满了威士忌,“怎么样,敢不敢比?”

零君今天真是情绪化啊,估计还是对打牌那次耿耿于怀,有点可爱。赤井边想着杂七杂八的事边接过了递来的酒瓶。

 

4

醒来的时候,赤井秀一头痛的分不清天南地北,昨天到后来两人都上头了,威士忌一瓶接一瓶的喝,结果都醉的东倒西歪,好不容易就近摸到赤井家里就双双不省人事了。

赤井看了看不远处睡的正香的人,阳光透过窗帘洒在降谷的脸上像是折射出淡淡的光晕。他情不自禁的凑过去,手指绕了绕降谷的鬓发后顺着脸颊滑到唇边。

手机忽然震动,赤井不开心的咬牙切齿,略带嫌弃的划开了锁屏。

此时已是圣诞节下午14时,法定公休的日子,他意外的看到手机上足足有三十多条苏格兰的未接来电,而降谷零的手机也恰好震动起来。

不详的预感。

赤井接起了电话。

“你们在哪?赶快来局里,不,赶快到现场。”苏格兰罕见的沉默了一会。

“零的哥哥,警视厅搜查二课精英警视在家中被人谋杀了。”

 

TBC

 

题外话:

架空的略带点悬疑的赤安。

 

这里设定赤安苏都是警校毕业的,苏哥比透大5岁,还是青梅竹马,赤井比透大3岁,三人都进警视厅,只有苏格兰到黑衣组织卧底过。

 

赤安醉后就是单纯的睡一个屋子,没有拉灯,不要多想。

不过说起来,赤井你电影院外遗憾啥呢2333333

 

最后,大家要不要猜猜真相是什么呢?


感谢所有的喜欢和评论,你们的反馈是我努力码字的动力。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