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执念-Part6 莱伊side

Part6 莱伊side

莱伊藏在门后,仔细倾听走廊里细微的脚步声,计算着敌人的方位和距离。

他正在进行一个任务的收尾,依照指令,莱伊通过狙击杀死了被引导到指定位置的黑帮首领后,应该与同伴汇合,两人合力击杀追踪而来的首领的5位心腹。

但是计划出现了差错,或者说有人故意让计划出错,莱伊甚至还来不及把狙击藏好,追兵们就已经包围了他所在的房间。

首领此次是秘密来谈一笔交易的,随行人员只有心腹和刚收为己用却深得信任的智囊,而从心腹们一贯的表现来看,绝不可能反应的如此迅速,那么就必然是在执行本该与他里应外合的智囊的命令了。

但是问题还不止如此,在他射杀了一人突出重围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枪子弹被卸下了一半,也就是说,他得用弹匣里残留的2发子弹解决4个人。

很苛刻,对他却并非不可能。

这种在底线上腾挪却不会过线的做法,的确是那个人的风格。

 

这层楼是环形的设计,兵分两路的敌人距离汇合还有小半圆。

莱伊活动了下手脚,预先打开了手枪的保险,一个闪身就离开了屋子,与第一个敌人打了照面后迅速反向逃离并根据第一人的动向调整步幅,不久他看到第二人,立刻举枪瞄准。

第二人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悚然一惊,条件反射的开枪,莱伊像算准了他的动作般向右前方一个滑步,并把子弹送进他的咽喉。

而第二人的子弹擦过目标后钉进了紧追而来的同伴的心脏。

这时第三人与第四人一起赶了上来,莱伊就地一滚躲进最近的房间,最后一枪击中第三人腹部,同时手枪扔出碰歪了第四人的右手,正发射的子弹偏离了轨迹嵌进了墙里。

“不要动。”第四人重新瞄准了他,莱伊把双手举过头顶作出不反抗的姿势,心里快速的分析着状况。

附近掩体太少,要脱困要么从窗户翻出要么用心理战动摇对方强行夺枪,不过哪一种方法要完美的全身而退都很难。

不过不需要考虑了,一个人影出现在第四人身后,充满杀气的望着他。

“先生,果然如你所料这该死的家伙躲在这里,他居然敢害了首领和兄弟们,我……”

“是啊。”金发青年同意的颔首,从第四人手中拿过枪,“深仇大恨,非以血偿血,以牙还牙不可,对吧,凶手先生。”

波本舔了舔上唇,咬牙切齿的对着莱伊说完,回手两枪结果了首领剩下的两位心腹。

“神通广大的莱伊先生不需要我搀扶你起来吧?”波本恢复了一贯的慵懒,冷冷的嘲讽着。

莱伊苦笑着站起身来:“不敢,我还想留着我这条小命呢。”

“你方才是真想杀了我吧?还有这变数和掉包的弹匣?”

“怎么会。”波本似笑非笑,“那不都是为了更好完成任务的必备演技么?我可是相信着你的实力,难道说,你觉得自己名不符实?”

波本直视着莱伊,他的眼睛像是冰封的湖面,晶莹而深邃,冻结了一切情绪。

 

“大君,你和波本之间出什么事了?”宫野明美协助莱伊处理伤口,她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因为担心问道。

“没什么,和以前一样。”莱伊摸了摸女子的头,“你不用在意。”

“可是,最近你们的冲突越来越大,我听说甚至都惊动了那位大人,是不是因为……”

“一样的。”莱伊提高了音量,明美现在在组织陷的还不深,他不能让她继续深入,“波本虽然厌恶我,但基本的分寸还是有的。”

“你不用怕,无论发生什么,我会保护你的。”这是赤井秀一对宫野明美的承诺,曾经他利用过她,也无法给她所想要的爱情,她太过于柔和细腻,所以无法穿透围绕着赤井心扉的那一层隔离墙.

那么至少,得确保她的人生安全,并尽最大努力把她拉出泥淖。

趁着宫野明美双手还没染上血腥之前。

明美愣了一下,随后好像卸下了什么包袱一般吁了一口气,她轻轻地拥抱了莱伊:“大君,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如果可以的话,以后替我多帮着志保一点吧。”

“无论日后如何,遇见褚星大是我最大的快乐。”

“谢谢你。”

 

时间不温不火又过去了半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组织下层开始流传起莱伊是noc的传言来。

打发走名为恭贺乔迁实则通风报信的意图攀附干部的外围成员后,莱伊打量着房子,崭新的家具,宽敞的空间,比以前的安全屋高档了数个档次。

不过太过于空旷了。

数日前,在BOSS的命令下,他和波本的搭档正式结束,威士忌组真正成为了历史。

 

 

没有人知道传言是从哪里开始,不过一些没有根据的小道消息,组织高层也不会在意。

但莱伊在听到传言的那一瞬间只想到了波本。

他曾对明美说,波本是一如既往的厌恶他。

一如既往的争吵,只是少了一个从中斡旋的人,波本的拳头力度才越来越大。

一如既往的任务,只是少了一个统筹把关的人,波本给他下的绊子才越来越重。

他们如同水火难以相容,这本来就是组织内部的共识。

可其实不是这样的,之前与之后,本质的不同唯有当事人感受的最明显。

莱伊无数次的感受到波本的视线,专注的,带着灼烧的温度,死死地盯着他,恨不能食肉啖血。

这一份仇恨深入骨髓,莱伊毫不怀疑。

而原因,明美未说完的猜测,也是他的想法。

苏格兰的死亡。

 

那一天,由于他的疏忽而没能成功阻止苏格兰的自尽,组织的人更是正在赶来,没有时间供赤井秀一去哀悼。结果无法逆转,死者无法归来,他只能拿过死者手中仍散出硝烟的枪。

至少,得让这份死亡变得更有意义。

然后他侧过头,凌乱的脚步声骤然停息,波本慌张喘着气的出现在门口。

一时间莱伊曾觉得很失望,他本以为波本和组织里腐坏了的黑色乌鸦是不同的。

但是该演的戏还得上映,该说的话也必须得说。

“对叛徒……要回以制裁……是这样吧?”

出乎莱伊意料,波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与他争执,而是直接扑向了倒地的苏格兰,将耳朵贴到了被子弹贯穿的胸口,猩红染上了他的侧脸与前襟,慌乱之情溢于言表。

后来,走出废楼,他们遇见了幸灾乐祸的魔女。

“看来戏赶上了,波本,方才你可真激动,我都担心你忍不住对莱伊下手呢。”贝尔摩德玩味的看着两人。

“你在说笑吗?我针对这家伙和任何人都无关。”波本冷漠的说,“我关心苏格兰是基于他是同伴的基础上,现在既然明白他是叛徒,我们间的交情也带着利用和算计,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如果说有,也只能是没能亲手报了这一箭之仇。”

莱伊记得波本是这么和贝尔摩德解释的,当机立断从不拖泥带水,这本就是波本平日的处事原则,也是收集情报时惯用的利器。

却只有莱伊明白这根本只是个谎言,他时时刻刻能感受到波本那份只对他显露出的真切的杀意。

他考虑过原因,在赤井秀一的立场上,他自然不由得起了一份希望,但他也理智的明白,也许他是想要个不与波本为敌的可能,这份希望说不定只是他心底的渴望。

但波本本就和苏格兰感情深厚,他们相识远在莱伊之前,他们之间的相处有着莱伊无法理解的默契,在苏格兰面前,波本可以放下尖锐的刺,毫无顾忌的绽开微笑。

由此产生的恨也是理所应当,世事更多的本就是难以如意。

 

不论如何,苏格兰的死,都使得莱伊和波本的关系再也无法调和,却也再也无法疏远。

    从此,莱伊占据了波本的视线,他也越来越在意那个人。

 

所以这个传言,是波本准备的一场风波的先兆吧,为了能够光明正大的除去他。

莱伊抿了一口bourbon,饶有兴致的扬起了嘴角。

他以前决定的不再过多关注波本,在那天过后注定是无法贯彻了。

波本的恨太过于强烈,逃不得避不得,逼得他不得不以同样强烈的感情来回应。

但赤井秀一不恨波本。

那这份与恨同样强烈的感情又是什么,最终会怎么演变呢?

 

 

题外话:

卡文了近一周,中间还经历了闪闪池沉船,难过ing。

不过总算是写出来了,其实本来打算写到赤井暴露这块的,但是,青山好像并没有给出卡麦尔同志是怎么疏忽才卖了赤井的,而且这部分的经过对秀透两人的关系影响不大,和苏格兰死亡的重要性不同,所以就不多做描述了。

接下来理下时间线,黑体的是原著的,其他是本文的设定,因为前面的主线都是几年前看的了,说不定会有错误希望大家能帮我核实下哈。

荻原研二死亡(7年前)-赤井化名诸星大接近明美(5年前)-威士忌组遇到世良(4年前)-松田阵平死亡(3年前)-苏格兰死亡(3年前)-莱波拆伙,波本放出谣言(2年半前)-赤井暴露,退出组织(2年前)-纽约杀人魔事件,贝姐遇到新兰(1年前)-伊达航死亡(1年前)-新一变小(半年前)-明美死亡(5个月前?)-红与黑事件,赤井诈死(3个月前?)

明美真的是很通透的女性,她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明白,比如赤井的身份。而赤井不管知不知道他们的表兄妹关系,但是歉疚是肯定有的。如果明美没有死亡,那不管透有多么吸引赤井,赤井的责任感都会把这份感情压住,这一part结尾回应的感情发展下去也最多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对赤井来说)。

可明美是没法活下来的,这是青山的设定,所以赤安圈最大的大手果然还是青山无误。


感谢所有的喜欢和评论,你们的反馈是我努力码字的动力。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