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锦错

BG主站fate弓凛,BL主DC赤安和fate士弓士,欢迎同好们前来交流O(∩_∩)O~

(赤安)真相 中篇

1

降谷零的家位于东京市区,距离警视厅并不远的一座高层公寓楼内,是他哥哥参加工作后趁着亚洲金融风暴刚过的股市反弹期以全部薪资大胆尝试后用积累的资金购入的,本是在12楼相邻的两套房,哥哥雇人打通了中间的隔墙拼成一个大套,这在东京是比较奢侈的住宅了,所以很多时候同事聚会都会选在家里。

赤井秀一也经常蹭着苏格兰的关系出入这宅子,可现在这里被警方完全封锁,肃杀的气息与前几天简直天壤之别。

物是人非事事休,世事变幻之快让人措手不及,赤井想起方才挂断电话后,降谷零因嘈杂声惊动支起身,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懵懂,抬起的手揉着惺忪的眼,间或还抱怨几句宿醉后的难过。

赤井咬牙逼着自己残忍的开口,而降谷听到噩耗的瞬间整个人就呆住了,脸色从恍惚到疑惑再到极致的惨白,警官强大的心理素质让他勉强维持住了最基础的体面,他踉踉跄跄地冲出门外。

赤井却轻易拦下他尚未调整协调的身体,按住他不自觉颤抖的双手:“你先清醒过来,我去开车。凭你现在可能掌握方向盘吗?”

降谷知道这才是最迅速的方案,他停下了挣扎,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赤井载着降谷回到家,鉴证科的同事正里里外外的勘察,苏格兰走过来,向他们介绍现在的情况。

“报案人是你嫂子,报案时间是下午一点。据她说,她在中午一下飞机就赶过来赴约,进门后看到你哥坐在餐桌边上垂着头,以为在打瞌睡就没多想。等到补妆后去喊他时才发现事情不对即刻报了警。”

“目前初步断定是毒杀,在手臂外侧找到了针孔,注射器掉在地上,不过还需要进一步尸检。之前电话里说是谋杀,其实也只是我的主观武断,现在还没法判断……”

“不可能是自杀。”降谷大声打断苏格兰,“我了解我哥,他绝对不会自杀,所以一定是有人杀了他。”

他的呼吸剧烈起伏,眼瞳紧缩散发出灼灼的光华,全身肌肉绷起,像一头择人而噬的饿狼。

 

赤井矛盾了很久,终究慢慢收回了踏出的脚步。

这个人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虽然他心疼。

 

2

“案子由我负责。”降谷零向苏格兰请命。

“不行。”上司一口回绝。

“我不会被怒火冲昏头脑,因私废公,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不是这个问题。”苏格兰长叹口气,语重心长的劝着好友,“虽然也有这个因素在。ZERO,日本的刑事回避是不包括警察等刑侦人员,但是重要参考人参与侦察绝对是荒谬的。”

“你或许是昨天最后一个见过你哥的人,在没有证明清白的证据之前,你也有嫌疑。”

降谷这时似乎完全冷静下来,他沉思了一会儿,开口反问:“那如果我洗脱了嫌疑,是不是案子就给我?”

“是,或者不是?”

降谷执拗的要一个答案,只有这个案子,他必须拿到手,不会交给任何人。

“可以,但现在,你给我回警局录口供,赤井,ZERO就交给你了。”苏格兰妥协了,多年旧交,他深刻的知道降谷零的固执程度,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哪怕死也不可能放手,更何况这次还与他息息相关。

苏格兰最怕的就是ZERO为了此事不管不顾的豁出性命,可零太骄傲太聪明,能力又高,他管不住,所以他委托了赤井秀一。

算上全警局,唯赤井和降谷是站在同一层次上的,身手、头脑、洞察力、反应力全是翘楚,并且他们还互相在乎。

 

降谷零是第一次以被询问的姿态走进审讯室。

做笔录的是一位新进后辈,他看着后辈战战兢兢的打开本子,紧张地汗都流了下来,半天问不出一句话。

“该问哪些我都清楚,你记录就好。”降谷决定不为难后辈了。

“昨天下午9点我和哥哥告别,从家中离开,这是我最后见到哥哥的时间。此后一直与赤井秀一警视在一起,看了场电影喝了半夜的酒,然后醉倒在他家里直到今天下午两点被苏格兰的电话叫醒。以上时间点你都可以和赤井秀一对照。”

后辈运笔如风的记在本子上,接着敬了一个礼,出门寻找另一位当事人。

只剩一个人的房间,降谷零一寸一寸弯下腰,把脸埋进了双手。

 

笃笃,一段时间后响起了敲门声,赤井随即走了进来,拉了把椅子坐在了端坐的降谷身边。

“虽然进一步的尸检还在继续,但是死亡时间已经确定了,是今天上午10时到12时左右。你的嫌疑解除了。”

“那么,我是侦查小组的负责人了吧?”降谷冷着一张脸。

“是的。”赤井犹豫了会,“我来辅助你,尽早结案对谁都好。”

“你爱来就来。”降谷零转身离去。

 

赤井在担心他,降谷心里明白。

但他没有与赤井好言相谈的心情。

而且没有必要。

没有时间容许降谷零的软弱和悲伤了,他还有要做的事。

他还有必须做的事。

 

3

降谷零和哥哥幼年过的并不好,双亲过早的逝去使得他们在孤儿院里度过了童年,那时候的孤儿院管理远没有现在完善,仅仅保证一日三餐,其他事情一概不管。

而在孤儿院里的孩子,即使是天真无邪的年纪也早早见识了社会的冷漠和黑暗,却对规则知识一知半解,无知和无畏,造就了他们特有的残酷和“天真”。

他们形成一个个小圈子,遵循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原则,直白的表达喜欢与厌恶,没有虚伪,从而更难制约。

兄弟两人特异的发色便成为了异类。

哥哥因为年长几岁,又初步形成了日后冷峻的气场,孩子们心存畏惧,就只是排斥和孤立,可零不一样,小小的可爱的看不出威胁,便成了他们欺负的对象。

尽管哥哥尽力保护,但是总有力有未逮的时候,团体霸凌根本防不胜防,哪怕零反击回去,也只会引来更多的报复。

哥哥抱着自己伤痕累累的弟弟,一遍又一遍的发誓,总有一天,一定会出人头地,让零过上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生活。

他们彼此回护着成长,直到后来,苏格兰搬家到了孤儿院附近,他们的世界才渐渐扩大。

又过了不久,哥哥满了16岁,边工边读,先行进入了社会打拼。

 

26岁的降谷警视从回忆中抽身,他顿了顿脚步,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那段他们相依为命的日子,哥哥努力为他遮风挡雨,是他无可替代的榜样和英雄。

所以毁坏这一切的人,不论是谁,绝对不能被原谅。

 

4

会议室的桌上摆满了证物袋,降谷零熟悉的日常被封存在里面,他强迫着自己不要去在意。

根据鉴证科的报告,房内并没有发现陌生人的指纹和行动的痕迹,注射器内残留的药液则是浓度极高的氰化钾,其他在现场和死者房间有可能和案件相关的物品也全带回局里正在检测,估计要到傍晚才会出结果。

降谷梳理着案情,指节敲了敲桌子,条理清晰下了命令:“你们分成两队,一队去排查电梯监控,另一队去公寓周边寻找可能的目击者。详细尸检报告出来后立刻送到我办公室,解散。”

部下们领命后鱼贯而出去执行任务了,降谷也准备往外走。

“你去哪儿?”赤井开口问,刚才的会议里他一直没有出言,降谷零的领域,他还不能轻易涉足。

“我先回现场看看,也许有别人看漏了的线索。”降谷头也不回,离开的脚步却稍稍停了下来。

“你的侦查方向都围绕着谋杀在展开,但是哪怕再微小,也还没有排除自杀的可能,我是建议你要把这种情况纳入考量。”

“我不会考虑自杀的可能性。”降谷斩钉截铁的说,但他随即又指向赤井,“不过,你不是要辅助我么,作为辅助,你要调查什么我可不会限制。”

赤井了然,看来是要分头行动了。

“还有。”降谷深吸一口气,有些话,越拖越说不出口,不如快刀斩乱麻,“谢谢你,对于至今为止的所有帮助。”

真是不坦率,赤井无奈的笑了。

 

赤井翻动着桌面上的证物,如果是自杀,那么动机就是最重要的,而死者生活优渥,有优秀的弟弟和貌美的未婚妻,理论上不存在自杀的理由。

然而理论和现实常常是脱轨的,先入为主是搜查的大忌。

他突然停下来,拿起一个纸袋仔细分辨了下,虽然纸袋曾被打湿又风干,字迹模糊,可依稀能看出东京综合病院的字样。

 

5

华灯初上。

降谷零敲下回车,计划书和报告书总算是都完成了,他立刻发给了苏格兰。

赤井风尘仆仆地赶回办公室,他把资料递给了金发青年。

降谷翻开文件,第一页上鲜明的结果引入眼帘,他的哥哥,月前就被查出了肺癌晚期。

可是这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看向赤井,眼里有一种坚决和释然:“我们有了很大的进展,哥哥是他杀,这毫无疑问,犯人也被控制住了。”

“你和我一起去吧,这个案子,需要你我做个了结。”

 

未完待续

 

题外话:

中篇其实前后改了好几次,因为涉及到案子,很多时候后面的线索会和前面对不上或互相矛盾/(ㄒoㄒ)/~~

照旧不能说太多,伏笔的揭露都得到后面才能说明。

其实悬疑程度真的不高,毕竟我是文科生,要我设计一个复杂的案子真的是太难为我了。

 

下章真相就出来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猜中呢?


感谢所有的喜欢和评论,你们的反馈是我努力码字的动力。

评论(2)

热度(28)